第2213章 悠久

字数:457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2213章 悠久

    卟!

    虚空之中又有血花四溅,但是秦剑终于是站稳。

    “好家伙,会的很多啊!”虽说全身血痕不下十来道,可对秦剑而言,只是小意思。

    他这么被打,是想利用灵环眼偷学这奥义。

    叫他失望的是,这奥义代价太过沉重,他也没有胆子去试。

    想学这奥义,还是得需奥义秘诀。

    但是,虽说他没学到,可不能代表他会任林海涛在虚空中游弋,没有迹象的发起进攻,没有迹象的遁去,这种感觉叫他很危险。

    “你能出来。”秦剑冷冷的笑,意念接着动了动。

    登时,他印堂灵光闪耀,旋就算是一道又一道金芒爆射而出。

    那是是一尊尊的法器,长剑、大刀、大印、法境、黑曜石鼎…,起码有数十个。

    各个流光溢彩,悬浮在长空,十分耀眼。

    “这家伙是牲口?”

    见秦剑这家伙一口气催动数十个法器,就算是荆兴国这荆家族长也不禁得骂了起来。

    “这真元之力也不免太澎湃了!”

    “要是换成是普通的归元境武者,只怕马上便会被耗光身体之中全部的元气。”

    这时,就算是荆家老祖都不禁的吃惊,这么年龄,这么修为境界,能同时控制这么多的法器,他自认为自个年青时也办不到。

    现场只有蓝雾和轻舞比想象之中要从容一些,由于他们真正见过秦剑的厉害。

    “出。”

    大家感慨吃惊之时,秦剑道。

    几十件法器在同时轻颤,爆出璀璨的金芒,威势交融成一片,破坏力非常可怕。

    就连虚空都在颤抖

    在虚空游弋准备发起偷袭的林海涛,马上便被逼出。

    卟!

    刚才跌出虚空,林海涛便吐出了血,全身也多是血痕,这时还淌着血。

    “出来了吧?”秦剑两手环抱在胸前,玩味地瞧着林海涛。

    “居然同时那么多法器。”面色苍白的林海涛,同样被秦剑这一头牲口给惊到。

    “不和你多说秦剑幽幽的笑了笑,意念再动,十件灵器也急忙轻颤,从长空凌空压下,那可怕的威势,就算是山岳也得被夷为平地。

    “你小看我了。”冷声说,林海涛两手突然合十,然后赶紧去的掐出手印。

    那虚空也再一次变得波动起来。

    “虚空转移。”随着林海涛一声轻喝,那数十件凌空而下的法器,啾的一声全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靠。”秦剑不从容,情不自禁骂了起来。

    法器都全被没有了。

    “又是虚空奥义。”秦剑爆跳如雷的,他看得非常清楚。

    数十件法器,全是被林海涛给转移了到空间内,可能是由于虚空的阻隔,叫他和那法器失去联络。

    “你厉害。”秦剑暗暗骂道,不在使出法器,徒手扑了上来,否则再动法器,要是再被转移了到空间内,天知道还可以不可以再找回来。

    啾!

    林海涛那家伙居然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又躲进空间内。

    失去进攻目标,秦剑不禁得暗暗骂道:“有点意思?”

    林海涛的狡诈,让秦剑有一点窝火。

    只有秦剑一发起攻击,他便躲进空间内,净搞袭击的龌蹉事儿。

    噹!

    言谈之间,林海涛再一次进攻,没有迹象的出现了,出剑迅速的刺向了秦剑。

    便在那一招快要刺穿秦剑咽喉时,林海涛顿时感到有股劲力压迫了他速度,所以才他的剑才被秦剑紧紧的攥在手里。

    林海涛这才看到,秦剑的脚底下现出了一道起码有十丈雄厚的玄阵烈图。

    不用说,这玄阵烈图便是花至适的奥义,能压迫敌人的出招速度和劲力。

    秦剑的机会胜算得非常准,用玄阵烈图限制了林海涛的出剑速度。

    虽说时间颇短,可也已经足够他发起反击了。

    “出来吧。”强悍的秦剑,一把拉住了林海涛的一条胳膊,然后猛然发力生生的把林海涛从空间内拉了出。

    只不过是,秦剑没将林海涛抡起,然后打在地面上,由于这是在长空,没地面能借力,可他也没有胆子把林海涛松开,否则这家伙又会窜进空间内。

    所以,秦剑这家伙就那么连忙抓着林海涛的胳膊,不揍他,不松开他,便是满天乱窜速度非常的快,看的观摩人是一阵心花。

    “这…这是干什么呢?”此场景,看得荆家的子弟不禁得揉了一下眼睛。

    “这是在干什么。”就算是荆家的执事是看得眼花。

    嗨!

    只有荆家老祖无可奈何的摇了一下脑袋。

    “祖父,那卿兴颢究竟想干什么!”蓝雾和轻舞满头雾水地瞧着荆家老祖。

    “极限的速度下,林海涛没法聚气,这样高速飞行,他也没有胆子进入虚空,由于速度实在太快,只要进入虚空,很也许会被虚空裂痕伤了。”荆家老祖徐徐解释起来。

    “一飞通天。”远方,传来秦剑的大叫声,这货仿佛是一道玄光,直冲云天,不等大家抬头瞧去,这家伙又从苍穹俯猛冲了下来,还没有等大家瞧去,这家伙又窜到另外一处。

    虽说,他有近百种办法可以轻松赢得比武,可他准备有所保留,终归这是在荆家的。

    而魂离身体,这般的说法,他是从一部秘籍中见过,今天是头一回试试。

    显然,这回试试效果还是很好的。

    瞧瞧那林海涛现在便连喘气都困难,脑袋晕乎乎的,腹里翻涌,呕吐感让他非常难受。

    “嗨!林师兄的样子有些像我第一次做飞剑时,晕飞剑的感觉。”

    荆家的子弟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停!”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长空冲下的秦剑,猛然停下。

    赢了吧?

    这家伙赢没让荆家太丢脸面。

    下面,荆家的子弟已将林海涛接了下来。

    他的脚刚接触地面就吐了起来。

    “龙虎榜第四十五,果真绝非浪得虚名。”

    荆家老祖平和的笑了笑。

    “幸运,幸运。”秦剑揉了一下头,昏沉沉的走来。

    “小兄弟,能否到我竹林喝一杯。”荆家老祖满脸和蔼平和地瞧着秦剑,他的真实身份,如此姿势请一个归元境,却是让荆兴国等人很是惊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