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1章 勇敢

字数:490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2211章 勇敢

    敬畏的眸光从林海涛身体上挪走以后,很多弟子的眸光也全都会聚到秦剑的身体上。

    “这带面罩的是什么人啊!”

    “白发、面具,他这个人很有故事啊!”

    “可以让林海涛师哥专门领路,看这架势背景不小。”

    秦剑抬起脑袋,瞧着大山颠峰,那儿有道亮光,虽说隔着老远,可他能看清楚那是一颗宝珠。

    那宝珠虽然很小,可会聚了大量的日月精华,悬在大山最颠峰宛如一颗星辰。

    “好可怕的威势。”瞧着瞧着,秦剑嘟囔道,由于那一颗宝珠,给他带来了可怕的压抑感。

    “卿兴颢,你可知道那是什么宝贝。”好像察觉了秦剑在看那一颗宝珠,林海涛不禁得斜昵了秦剑一下。

    “不知道。”秦剑茫然的摇了一下脑袋。

    “那是我荆家的镇族之宝,双至太虚珠。”见秦剑茫然,林海涛幽幽的笑了笑,“那绝非一般的宝珠,是件名副其实的灵器。”

    “灵器?”秦剑目光一滞,心里颇是不冷静。

    只有修为境界最起码到达玄荒境的武者才能淬炼,它比法器高出一个级别,便像元气和气海和气海、魂魄和灵元。

    比法器高出一个级别,那破坏力自然不可比拟。

    但是说到灵器,不得不说道真元之力。

    真元之力是元气的进化体,是只有修为境界到达玄荒境才能淬炼制出来,灵器只能用真元之力来催动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荆家,居然还有尊灵器,怪不得不怕夺魂宫。”

    瞧着那双至太虚珠,秦剑心中暗道:“卧虎藏龙啊!牛!”

    “卿道友,请。”言谈之间,林海涛已将秦剑带进一座别院。

    刚进别院,秦剑的双眼便亮了。

    这别院虽说只有周遭百丈,可却种满珍贵的灵药,别院正中,还有颗环绕灵霞的仙参果树,树上挂满了仙参果,还弥漫着馥馥的幽香。

    “这荆家真的是阔绰啊!”秦剑不禁得感慨了句。

    “听说卿道友的伏炽飞羽破坏力超强,不知道能否让我见识一下。”

    秦剑感慨之时,一边的林海涛饶感兴趣地瞧着秦剑,眼里也还有闪过一道精光。

    伏炽飞羽?

    听见这四字,秦剑挠了一下脑袋,想必那伏炽飞羽是种可怕的奥义。

    见秦剑发呆,一边的林海涛再一次淡淡的笑了笑,“怎么,卿道友担心我偷学。”

    “瞧你说的,在下是这么吝啬的人?你那么想看,便给你看看。”秦剑呵呵的笑了笑。

    听了这话,林海涛眼里猛然闪现过一道神光,不曾想起秦剑如此痛快,可秦剑肯用,他当然是要仔认真细地瞧。

    喝!

    别院里突然传来一声吼叫,“伏炽飞羽。”

    这一下周围的人都懵逼了。

    秦剑颇有深意的说出了句,“这便是伏炽飞羽,厉害不。”

    林海涛的脸阴郁得吓人。

    “你戏弄我。”压不住怒火的林海涛,勃然大怒。

    他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马上动手,一拳朝着秦剑的面门呼来。

    林海涛何尝被这么戏弄过。

    ……。

    大山脚下的一片竹林里,蓝雾和轻舞正给一个银发老人捶背。

    这银发老人外形苍老,但是容貌友善,老眼污浊,目光黯淡。

    他的气息非常凌乱,时高时低,脸露病态。

    他就是荆家的祖宗,大越人称荆家老祖。

    “夺魂宫,太过分。”荆家老祖冷哼了一声。

    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全听蓝雾和轻舞说出了,虽说他两孙女都平安地回来,可他荆家还是摔了一个大筋斗。

    他年迈的容貌上,仿佛覆上了一层冰霜。

    或许是情绪激动,所以才他唇角漫溢而出了血,真气波动也接着变乱起来。

    “祖父。”见荆家老祖嘴里溢血,蓝雾和轻舞吓的小脸发白。

    嗨!

    只听见荆家老祖一声惋惜,无可奈何的摇了一下脑袋,“年纪大了就没有用,如果不是我修炼遇到了暗伤,什么人敢欺负我荆家。”

    轰隆!

    他言语刚落,大山的左边就传来了轰响声。

    听见这声轰响,荆家老祖突然站起身来,黯淡的老眼,闪现过了一道冷芒,“莫非夺魂宫打进来了吧?”

    轰隆!

    再次传来轰响。

    然后,就是一句低沉咒骂传遍大山,“我说笑的,你玩真的。”

    “是…是卿兴颢。”听见这熟习的说话声,蓝雾和轻舞一起说。

    “卿兴颢是什么人?”

    “便是先前我跟祖父说的那一个救咱们两的人,我忘告诉你了,他是从噬元沙漠出来的。”

    “噬元沙漠禁忌之地?”

    轰隆!

    一声巨响!

    可怖的轰响声,在大山里回响。

    可能是震动太强烈,惊扰了荆家的高手,连在闭关修炼的执事也急忙窜了出。

    而这时,荆家的人都急忙瞠目结舌的抬起脑袋瞧着长空。

    “这是怎么了!林海涛师哥怎么跟那一个戴面罩的后生仔打起来。”

    “那戴面罩的后生仔啥来头,居然跟林海涛师哥打得难舍难分,难道是龙虎榜上弟子?”

    “我瞧像。”

    嘭!

    金属相撞声不绝于耳!

    哐当!

    谈论声之中,虚空之中两法身影激战正酣。

    拳脚硬刚声、法器相撞的声音不停传出。

    不用说便是秦剑和林海涛了。

    “再不停手,我就来真的了。”秦剑脚踩灵剑,飞速的避让着满天而下的剑光。

    “敢戏弄我,那今天便分个高低。”

    “你是厕所里面打灯笼——找死!”

    秦剑暗暗骂道,拿出了洪渊剑,劈出了一道剑光。

    短时间的对话以后,两人再一次开打。

    这林海涛这货的实力确实不差,就算是秦剑在不用杀手锏的条件下,也得慎重对付。

    另外一方,荆家的族长已领着一帮执事扑了上来,见林海涛正和秦剑激战,有一点瞠目结舌。

    “那一个带着面罩的后生仔是什么人。”

    荆兴国还没有讲话,背后的执事便已出言。

    “实力不比林海涛弱啊!”

    “只不过是归元境一阶,哪冒出的。”

    “不管是什么人,挡下再说吧。”荆兴国用低沉的语气说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