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0章 宁湖山

字数:447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2210章 宁湖山

    “走。”那红衣老人却是不笨,转头便走,一个可以把准玄幻境一级武者打伤的修真者,已足可以证明他的厉害,然后再留在这,那便是等死。

    红衣老人秒退,夺魂宫的另外一个准玄幻境也飞速的退出战团。

    “你留下吧!”秦剑没去追红衣老人。

    一个人影挡下了夺魂宫的另外一个准玄幻境。

    这可是一个赚钱的机会!

    轰隆!

    一声巨响!

    天地之间,轰响声不停传出。

    等到声音停止,夺魂宫的那一个准玄幻境武者已血肉模糊,虚弱的躺在小石子堆里了。

    他的伤势比那江白恺更惨,老脸都全被打得鼻青脸肿。

    秦剑的分身呵呵一笑,跑到了他的身边,抢走了他的空间腰带,直接把他拔了个精光。

    这一战,红衣老人败尽家业。

    群峰已经被夷为平地,荆家的幸存者,急忙走来,便先看妖孽似地瞧着秦剑,如果不是今天半路杀出个秦剑,只怕他们已在地狱里吃火锅了。

    “来,跟着他们几个说一下,是不是我救了你。”眼看大家瞧着自个,秦剑看了一下穿着绿衣的轻舞。

    这话,轻舞听到就懂,就看向了蓝雾,“姐,先前是他救下了我。”

    不必轻舞解释,蓝雾已相信了秦剑说的话,可笑地是,他们还将秦剑当做了夺魂宫的武者,那异空间锁了两个多小时。

    “多谢。”蓝雾轻快的走上前一步,冷若冰霜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个浅笑。

    她傲慢,被秦剑这归元境一级的武者碾碎了。

    “我不要直说这些好听的,来些实际的表示。”

    “当然。”蓝雾没发火,低声说道的笑了笑,“还请恩公移驾宁湖山,我荆家定有重谢。”

    “宁湖山?”秦剑没听过这地名,有些吃惊。

    “那一个荆家有没大型的传送法阵。”收了思路,秦剑望向了蓝雾。

    “那当然有。”

    “那走吧。”秦剑呵呵一笑。

    既能有酬劳,那再借传送法阵又能不用给他们剑晶,这能省不少钱。

    没多久,灵剑飞升速度奇快无比。

    途中,灵剑上的人时而的瞥一下秦剑,他带幽冥面罩,让大家对望一下,眉毛都不禁皱了下。

    “小姐,看这架势,前段时间在南光草原闹得满城皆知的人,多半便是他,幽冥面罩、归元境,实力却非常强大。”独眼老人悄悄看了一下秦剑,就传音给蓝雾。

    “他是卿兴颢。”蓝雾自言自语一声。

    言谈之间,灵剑已飞入一座名字叫做琨宁的城邦。

    刚入琨宁城,秦剑就感到了有五股强悍气息。

    荆家的人来接应蓝雾他们。

    凭借琨宁城的传送法阵,他们来到群峰中。

    在群峰深处是一座缠绕的大山。

    “藏得那么秘密。”秦剑远看了一下那大山。

    在这布了隐蔽的法阵,如果不是蓝雾带他,只怕外面世界非常难发现这儿还有座大山。

    “妹妹。”灵剑刚才落下,就有以素服轻年迎上来,满脸的忧虑,“有没伤了。”

    这家伙也已经算是气宇轩昂,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情,笑意非常的虚伪,还有一点矫揉造作,便连那眼中满是忧虑的神色,也看起来有一点踏实。

    “师哥,多谢。”素来冷若冰霜的蓝雾,也露出一抹浅笑。

    “这一位是…”素服轻年看到秦剑,不禁得迷茫地瞧向蓝雾。

    “我…”

    “他便是卿兴颢。”秦剑正想讲话,一边的轻舞就开口,很诡秘地笑了一下,“大越龙虎榜的那一个卿兴颢哦!”

    “喔…!”

    秦剑想讲的话被堵住了。

    轻舞真将他当做卿兴颢了。

    “你便是卿兴颢?”轻舞的言语让素服轻年有一点惊奇,他眼睛微微眯起的看着秦剑,依稀看来,他眼里还有抹嫉妒之色。

    “这家伙是啥状况?”

    感觉素服轻年那目光有一点不对,秦剑心里不禁得道:“他看起来想和我干一架?”

    蓝雾也感到了气氛有些紧张,就笑着说道:“这是我师哥林海涛。”

    “林海涛?”听见这姓名,秦剑眼珠子旋动了下,“这姓名咋那么耳热呢?”

    “当然耳热。”一边的轻舞嘻嘻的笑了笑,“他在大越龙虎榜是名次第四十五,说起来你们的排名只还差一位哦!不知道你们之前见没有见到过。”

    “只还差一位。”秦剑一怔,“我名次不是第九十七?”

    “之前,韦幕城一战后,你在龙虎榜上的名次已排到第四十五位。”

    “哦,原来如此啊!”

    “这回多亏卿兴颢道友出手相助,咱们才化险为夷。”蓝雾已再一次笑了笑。

    哦?

    蓝雾的言语让林海涛再看了一下秦剑,唇角浸着一丝有一点戏虐地笑意,“师哥,咱们虽只差一位,不知道宴后能否赏脸切磋切磋。”

    这话一出,秦剑眉毛不禁得挑了一下。

    他是多么聪明,林海涛是嫌在龙虎榜上的名次有一些靠后,想趁机提前,全是奇才,只还差一名,他当然是不服气的。

    “轻舞。”秦剑沉思之时,大山深处传来一个女声。

    “姐,立即走了走,祖父着急眼了。”轻舞仓促敦促,推着蓝雾,向着那林海涛嘻嘻的笑了笑,“林师哥,苦恼你先给卿兴颢道友找一个地方住。”

    “那一个,过于就不用,我还有事情,我…”秦剑轻快的走上前,可话没有说完,蓝雾和轻舞就已朝着大山深处急速飞去。

    “卿兴颢师哥,好不容易来我荆家。”身边,林海涛幽幽的笑了笑,已伸出很是绅士的笑了笑,“请吧!”

    “我真的有事情。”

    “再忙也得吃饭睡觉嘛!”

    秦剑虽不想,可还是被请走。

    途中,秦剑左看右看。

    这大山里有很楼阁悬在天空中,四处都种着奇树异草,让这一座大山里的灵气十分浓,周围飘着悠悠的白云。

    秦剑他们向着后山走去,他看到很多盘腿坐在在云端上修练的荆家弟子。

    矣?

    不少修真者可看见林海涛和秦剑走过时,都不禁的转头看起来,尤其是女弟子,看见帅气的林海涛都会不禁小鹿乱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