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8章 引以为傲

字数:9227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2208章 引以为傲

    最要命的是横在长空的一座杀人法阵,那法阵破坏力非常强,便在刚才,荆家的一个准玄幻境武者,差一点马上被劈了。

    “人言荆家大小姐蓝雾是一个大美人,今天一见,果真非同一般啊!”夺魂宫的阵营中,带头的一个红衣老人已拄着手杖走了出来。

    他满脸淫秽笑意地瞧着那紫袍女生。

    这货瘦瘦的,虽说是准玄幻境武者,但是看起来平常没有少干那一种事情。

    那叫蓝雾的紫袍女生,脸蛋上覆满寒霜,尤其是看见红衣老人那满脸x秽地笑容时,冷冰冰的杀意早就爆发。

    “不要做困兽之争,老老实实的跟咱们走!”红衣老人阴阴的笑了笑,眼里还有那阴翳的冷光闪动。

    “梦想。”蓝雾蓦地轻喝,袖子里电光飞射,化为了一把修长的长剑,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脚踩着灵剑,出剑直逼那红衣老人。

    “不知天高地厚。”那红衣老人未动,可他身边的另外一个准玄幻境动,是一个看起来有些阴柔的轻年。

    想必是吃了很多驻颜有术的玄药,才保持轻年的样子。

    砰!

    言谈之间,蓝雾已跟那素服轻年打在一块。

    不得别说,蓝雾虽说只不过是归元境顶峰,可与准玄幻境一级的素服轻年作战,没有一点落于下风。

    “杀光他们!”另外一方,红衣老人冷漠一喝。

    登时,二十来个归元境武者一起冲了声来,他们祭起了各自的本源法器。

    五颜六色的神光让天空的眼色都发生了改变,就算是准玄幻境武者也只得暂避锋锐。

    “杀!”

    荆家的准玄幻境也发起了进攻,但是依然祭起了自个的法器,爆发出了可怖的法术。

    “杀光他们!”

    荆家的一个准玄幻境,和夺魂宫的另外一个准玄幻境杀上长空。

    “干掉他们。”

    荆家的独眼老人也祭起了法器,直逼那红衣老人而去,接着他张嘴喷出了一把钢剑,那钢剑虽说不好看,可却非常蛮横。

    激战刹那间爆发。

    卟!卟!

    虚空之中,炫丽的爆炸不停绽开,横在长空的大法阵,每一次发出强光,荆家的武者都有一个人马上爆成一团血雾。

    激战不到六十秒,荆家便已伤亡大半。

    下面,杂草丛里,有悉率声传来。

    轻舞揉了一下印堂,缓缓的坐起来。

    是的,她真醒来了。

    “这…这是哪。”甩甩头,轻舞迷惑地瞧着周围。

    轰隆!嘭!

    突然的一声轰鸣,让她不禁的把眸光放到了长空,看见那惨绝人寰的场面,她俊俏的小脸色,登时铁青下来了。

    “夺魂宫。”轻舞面色一寒。

    她没马上参加激战。

    “天罚大阵。”她的美眸微微眯起地瞧了一下横在长空的天罚大阵,轻舞又看了看四周周围,发现那天罚大阵的八方,还有八个法身。

    “出其不备,破除掉那天罚大阵。”刹那间,轻舞想起的就是这一件事情,否则有这法阵再发动一次,荆家的武者,定然会败得极其的惨烈。

    说干就干,轻舞站起身来,没惊扰任何人,立即走出草丛,要出其不备的破除掉那天罚大阵。

    只不过是,她刚才快步走出杂草丛,就看见了陷入泥土中的秦剑。

    登时,轻舞一怔。

    “别看了,先把我拉出来啊?”感到轻舞之气,秦剑用魂魄聚气传音说了句。

    喔喔…!

    轻舞仓促轻快的走上前,把泥土中的秦剑被拉了出。

    映入眼帘,轻舞便看见了秦剑那全是泥的面孔,等看见秦剑全身的禁锢符箓时,她满头雾水。

    “解开我禁锢。”见轻舞发呆,秦剑再次聚气传音。

    他现在心里又急,又难过。

    轻舞这才清醒,仓促的上前,柔荑轻抚,见秦剑身体上的几道禁锢咒符,立即撕下。

    那银白色晃金锁链,让她实在花了些时间,等到晃金锁链解开。

    晃金锁链马上便飞走,好像有人类的智慧一样,赶紧去寻它的主人。

    封印被解开,秦剑一把撕掉了禁锢自个嘴的咒符。

    “你…”瞧着秦剑的大脸,轻舞不禁的抿了抿嘴道。

    “你不要说话。”秦剑爆跳如雷的睁大眼睛,看一般轻舞,便要站起身来,他并不想参加,这场战斗里去。

    重要的是,他心中非常的窝火。

    他们恩将仇报,这回要是再帮忙,天知道是否会被拖去给炖汤。

    “你…你不可以走。”

    见秦剑要离开,轻舞上前拉开了秦剑的袖子。

    “可不可以帮一下咱们。”轻舞眼波如水,满脸希望地瞧着秦剑,由于他知道秦剑的战斗力。

    “还帮助你们。”窝火无比的秦剑,马上就开口就骂,“便是由于救了你,我差一点被搞死,不要再给我提这个事情,丢脸。”

    说完,秦剑再一次迈出脚步,但是却马上被轻舞给拉住,“我出九十万剑晶,请你帮忙。”

    “九十万?”

    这三字比什么都有用。

    秦剑眼珠子溜溜旋动了起来。

    现在他确实缺剑晶,否则可没有钱交纳凭借传送法阵所要的剑晶。

    “出口便是九十万,这妞儿蛮有钱哪!”秦剑心里不禁得道。

    “九十万,我雇佣你,好不好?”依然是满脸希望,轻舞索性便将一个装有九十万剑晶的空间腰带送上前来,“救我姐姐。”

    “咳…!”

    秦剑抿了抿嘴道,看了一下轻舞,然后抚手收了那个空间腰带,“好吧!”

    “多谢。”

    秦剑已开始扭颈部,全身泥土被震得一干二净。

    心里憋屈的气,他是想要找几人好好发泄发泄的。

    呼!呼!

    说完,秦剑已拿出轻颤的龙牙锏。

    开打!

    话落,秦剑脚踩灵剑,一飞通天。

    见下方有人猛冲了上来,夺魂宫的一个准玄幻境马上操控法器凌空压下,“斩杀。”

    “口气很大啊。简直是小母牛插翅膀——牛逼上天了。”秦剑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抡锏便上。

    砰!

    嘎!

    两道声音发出。

    那夺魂宫准玄幻境武者的本源法器,被秦剑打得粉碎了。

    由于魂魄印痕的原因,那一个准玄幻境连哀嚎声都没有发出,立即从虚空之中掉落下来了。

    第2209章 秦剑反攻

    吱…!

    这场景,看得荆家那四个准玄幻境不禁的倒吸了口寒气,这也快了!

    “一块上,先杀了那家伙。”见到秦剑的奇异,夺魂宫的二十来个准玄幻境武者没有胆子小看,马上便从四面八方杀来,可怖的本源灵器满天飞来。

    “看招。”秦剑冷冷的笑,意念启动。

    一道又一道光芒从印堂闪出,长剑、灵刀、大印、黑曜石鼎、法境…,起码有四十来个,都闪烁着耀眼光,照射了漆黑如墨的星空,这么浩大无比的情景,差一点给夺魂宫的准玄幻境们给吓得呜咽了起来。

    “一个准玄幻境的武者,可以一起操控四十来个法器。”

    这边的战斗,带来了无数人的关注。

    “消息里可没这后生仔,他是从哪里冒出的。”红衣老人眉毛微蹙了下,别的两个准玄幻境面色如土。

    秦剑的出现了,打扰了他们的行动。

    比他们,荆家的人面色就好看的多了。

    “这家伙真的不是夺魂宫的武者。”那荆家的独眼老人瞠目结舌,吃惊的说道。

    “他只不过是个准玄幻境一阶的武者,这灵气也不免太…”这时,便连表情冷若冰霜的蓝雾,这时星眸里也全是惊讶之色了。

    便在前很快,她已知道秦剑并不是夺魂宫的武者,让她有一点惭愧,可她毅然不曾想起,秦剑居然还有这样战斗力,同时操控四十来个法器,就算是她是办不到的。

    砰!

    哐当!

    嘎!嘭!

    大家吃惊之时,秦剑的四十来个法器,威势爆发,破坏力非常强。

    夺魂宫准玄幻境的法器,在他的面前无比脆弱,简直就好像一张白纸。

    卟!卟!卟!

    没多久,遭受本源法器反蚀的夺魂宫准玄幻境武者,急忙喷血,修为境界弱的,索性就摔落了长空。

    “破山掌!”

    只听见秦剑一声大喊。

    他一掌推出,那一些刚才还在长空的夺魂宫准玄幻境们,几乎是同时便被抡飞出去,接着在半空中爆开,成了一团血雾!

    秦剑的厉害,让夺魂宫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所以才原本瞄准荆家准玄幻境的天罚大阵,索性就直接向秦剑发起了进攻。

    那一道强光穿过了长空,破坏力极大的天罚大阵又一次发起了致命一击。

    “我服软了。”眼看那无比的强光,秦剑转头便逃,一个急弯躲了过去。

    “再来!”

    眼看秦剑躲了致命一击,那夺魂宫的武者再一次催动了天罚大阵。

    “你还来。”秦剑如幽灵一般,瞬间消失,眨眼就已经来到了,天罚大阵的正上方。

    一记崩山拳击出,旋即一拳强行打出。

    嘭!

    轰隆!

    天罚大阵遭受到了重击,震颤了起来,一座山马上就坍塌了。

    “开!”

    崩山拳再一次强行轰击,一记重拳轰开了长空。

    那晃晃悠悠的天罚法阵,马上便裂开了。

    接着秦剑一脚把天罚法阵踢的粉碎了。

    毁了天罚大阵,秦剑不禁得转头,盯紧了夺魂宫的两个准玄幻境,虽然是准玄幻境。

    “该死的,这家伙究竟是哪里冒出的。”那一个带队的红衣老人,面色阴沉恐怖。

    由于秦剑出现,让他们处于劣势。

    “江白恺,杀了他。”马上,红衣老人下达命令。

    “好。”江白恺是那一个阴柔的素服轻年,虽说秦剑是归元境,可他是准玄幻境,相差一个大等级,你这臭小子还可以翻天。

    “我才是你的对手。”

    江白恺想抬起手,荆家的那一个准玄幻境就杀轻快的走上前来。

    “我来对付你!”红衣老人卷着冲天灵气,轻快的走上前就是一拳把那荆家的准玄幻境震得不停退却。

    见到这一幕,荆家的那一个独眼老人也冲来,原本他对手便是那一个红衣老人,现在那红衣老人是想托住两人,为那江白恺斩杀秦剑争取时间。

    “你们敢招惹夺魂宫,嫌命长了。”江白恺已杀到秦剑四五米外。

    “夺魂宫算老几。”秦剑没有动,瞪大了眼睛,大声的吼道。

    最后那一个“几”字,还是用怒龙啸吼出的。

    秦剑忽然使出声波法术,打得那江白恺猝不及防,整人都全被触犯的不停退却。

    他的眼睛和鼻孔里溢出血来,尤其是脑海,一阵晕乎以后嗡颤的轰响。

    八方!

    那江白恺晕乎之时,秦剑重拳已击出。

    仓促应付的江白恺,马上便轰飞出去。

    他的胳膊都变得血肉模糊。

    “这…”秦剑这么强悍的实力,再一次吃惊全场,看起来相差一个大等级也并非不可跨越的。

    轰隆!

    大家骇然之时,那个叫江白恺的素服轻年,再一次结实挨了秦剑一记重拳,整人都从虚空之中坠落下,把那山头轰塌。

    “看招。”

    秦剑不会饶过机会,从半空之中俯猛冲了下来,小石子里江白恺刚站起身来,便被他又一拳打翻了。

    随后的战斗更是惨不忍心睹,那江白恺被打得摔落了长空,便没站起身来,每一次站起身来,又被秦剑强行打趴下,他很多奥义都没有机会使出,便挨打得没了人形了。

    轰隆!

    随着一座小头坍塌,那江白恺也再没站起身来,被秦剑打得血肉模糊,成了一个废人。

    废了江白恺,秦剑没马上去参加别的激战,窜到江白恺身旁,收了他空间腰带,临要走时,将他剥得只剩一条底裤。

    接着秦剑变出了一个分身。

    “你的任务就是收缴战利品。记住一定要检查得干净点。”秦剑的本尊下令道。

    “是!”分身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坏笑。

    战斗打得是如火如荼,秦剑斩获了大量的战利品。

    被秦剑真身打落的二十来个准玄幻境,一个也没有逃出魔手,凡是值些钱的宝物,全被身外分身当成了战利品收缴一空。

    很多受伤的夺魂宫的准玄幻境,都是受伤后,被秦剑分身扒光衣服,再强行掠夺,气得怒火攻心,吐血晕倒。

    一路扫荡以后,秦剑得意的眸光,又放到了那红衣老人的身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