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零五章 至强者们(中秋快乐)

字数:545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剪影术的反噬无声无息,防不胜防,最初这些杨开的至亲们还能记得他,但渐渐地,记忆中所有关于杨开的部分都开始模糊,淡化,最终消失。

    每个人的记忆都凭空出现了一段又一段的空缺。

    有一段时间,众人甚至忘记了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直到他们想起,他们在这里等一个很重要的人,至于那个人是谁,脑海中没有半点印象。

    夏凝裳带来的人物志起了很大的作用,那本人物志中记载的东西与脑海中残存的记忆得到了完美的互补,让他们知晓,自己的人生当中曾出现过一个叫杨开的人,而那个人,在他们心中占据了及重的分量。

    距离此地不远处的虚空,有一条虚空甬道,直通混乱死域。

    此时自那虚空甬道前,一道身影走出,是张若惜。

    若惜此刻九品巅峰的修为,背后的双翼也因为太阳太阴之力的脱离而消失不见。

    当年那一战,她一身天刑血脉几乎燃烧殆尽,大战之后,再无力维持太阳太阴之力的平衡,只能返回混乱死域,剥离了太阳太阴之力。

    虽然天刑血脉损失巨大,可对她本身拥有的实力却没有太大影响,只不过日后她再难重现当日的力量。

    走出虚空甬道,若惜辨别了下方向,身形掠动,很快来到苏颜等人汇聚的宫殿上。

    见她现身,众人皆都扭头望来。

    “开始了。”若惜轻轻说了一句。

    众人皆都颔首,表情凝肃。

    宫殿前的平台上,众人盘膝落座,静气凝神,轻咏杨开之名。

    最初还没有什么异常,八千年来,众人曾无数次做过类似的事,只为提醒自己不要再忘记那个名字。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同于以往的感觉慢慢滋生,每个人的胸口都变得沉闷,仿佛压住了一座山,而且那山越来越重,随着沉闷感的增强,被遗忘的情感也开始复苏,思念的痛苦席卷,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思念谁,心中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可就是有这种感觉,有一个在他们生命当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人曾被遗忘,而那个人的名字叫做……

    ……

    “杨开!”

    五彩斑斓,充斥着混乱和扭曲的神秘虚空,有双手持剑的魁梧大汉怒吼,一剑劈下。

    时空长河几乎被这一剑斩断,那长河之后,杨开身影腾挪,河水翻卷时,已扑至那持剑壮汉的面前,抬手一点,一朵浪花朝那大汉卷去。

    那大汉脸色一变,彼此交锋数千年,他自然知道这看似不起眼的浪花的威力,那浪花中可是蕴藏了三千大道之力,便是他也不敢被随意卷入其中。

    大汉抬剑斩出,袭来的浪花被斩碎,水滴四溅,他却如避蛇蝎,身形急退。

    杨开没有追击,只是站在原地。

    心中叹息,他当年施展剪影术战胜了墨之后,被时空之力侵蚀,本以为会陷入无尽的沉眠之中又或者别的未知遭遇,谁知一转眼竟出现在这个神秘的地方。

    在那之后,他便开始在这个地方探索,让他感到震惊的是,这里不止他一个,还有许许多多别的强者!

    那每一个强者的实力,都丝毫不逊于他,有些甚至比他还要强大。

    这让杨开感到震惊,因为放眼诸天,他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在自身大道之力的感悟上,都无人可及,就连被封镇三成本源的墨都被斩杀了,这世上还有谁是他的敌手?

    可事实上,这里确实有许多与他不相伯仲的强者,数量还不少。

    更让他感到无语的是,这里的人都极为好战,不管彼此有没有什么恩怨,反正见了面十有九八是要开打的,战斗,似乎成了此地生灵生存下去的动力。

    最初的时候杨开可是吃了不少亏。

    但随着时间流逝,他伤势好转,对三千大道的领悟愈发精妙之后,处境就逐渐变好了。

    还遇到了一个可以结交的朋友。

    那家伙叫重九,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最初杨开被追杀的时候,此人仗义出手,助了他一臂之力。

    通过与重九的交谈,杨开这才明白,这里是所有触碰到禁忌的强者的放逐之地。

    换言之,出现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曾触碰过一些禁忌,杨开从未来的时空段中召唤自己的剪影,这是禁忌,他虽然不知道重九干了什么,但肯定也有类似的遭遇。

    这是一片不为人知的禁忌之地。

    所有进入此地的人,都会迅速被世人遗忘。

    所有与进入这里的人有关的记忆都会在短时间内被抹除。

    三千世界肯定是没有这么多能与杨开媲美,甚至比他还要强大的强者的,杨开想起了乾坤炉,想起了开天辟地的过程,顿时明白,这里的强者,都来自一个个不同的天地。

    他们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在自己的天地中达到了顶峰,继而触碰到了一些不该触碰的禁忌。

    杨开曾询问重九脱困之法,重九倒也没有藏私,他比杨开进的时间更早一些,所以知道的信息也更多。

    据他所说,想从这里脱困并非没有办法,但是这两种办法到底有没有用,谁也不知道,因为自古至今,进入这里的人就没有出去过的先例。

    第一个办法就是不断地战斗,斩杀来自其他天地的强者,或许杀的足够多,就能出去了。

    这个办法也不知道是谁提出来的,听着就有点不靠谱,因为根本没有什么依据。

    第二个办法就可靠多了,那就是所处天地的人依然记得你,愿意接纳你的回归。

    “一个人一生会死两次,一次是身陨道消,生命的终结,还有一次便是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虽然还活在这里,可我们所处的天地却已经没人记得我们了,所以我们对于那个天地来说是死的,想要起死回生,那就要有足够多的人记得你,才能打破这里的禁忌之力。”

    这是重九的原话,杨开记得很清楚,当时他一边喝着自己从小乾坤中取出的灵酒,一边说着这些。

    这第二个办法虽然比第一个要靠谱的多,但也是无解的,因为当一个人进入此地的时候,那人所在的整个天地都开始被禁忌的力量侵蚀,所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

    记忆没了,那什么都没了,就算有一些文字记载留下,时间久了,也会成为历史的尘埃。

    说完这些,重九便拍了拍杨开的肩膀:“小老弟,安心待在这里吧,此地虽然没有出路,但还是很热闹的。”

    确实热闹,许多天地的至强者们聚集在这里,每日斗战不断,外界难得一见的旷世大战,在这里只是家常便饭。

    当时杨开只是给了重九一个回应:“我会出去的,我的天地不会忘记我!”

    重九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丢下一句:“我等着那一天!”

    算算时间,那一天应该快到了。

    心神恍惚之下,那持剑的大汉不知何时已经杀回,一道惊天剑芒劈的杨开狼狈躲闪。

    不远处虚空传来重九的哈哈大笑:“杨开,你可别死了,死了我就看不到好戏了!”

    他在前几日如约而至,想要看看杨开是不是真的能够离开这里,虽然他觉得杨开没这个希望,但既是约定,那自然要遵守。

    谁知正好碰到有人来找杨开寻仇。

    说是寻仇,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仇怨,那持剑大汉在这数千年与杨开争斗过最起码上百场,彼此谁也奈何不了谁,这一次他竟找了个帮手过来,想要以多欺少。

    谁料重九正跟杨开凑在一起,这下好了,一场大战顷刻间爆发,杨开对阵那持剑大汉,重九则对付那持剑大汉请来的帮手。

    重九的身后矗立着一棵参天大树,大树摇曳生资,通体金灿灿的光芒,仿佛黄金铸就,一片片树叶飞舞旋转,切割虚空,举手投足间显无限威能,他那对手屡次想要欺近都被逼退。

    激战片刻,那强者忍不住上下审视重九,开口道:“道树一脉?”

    重九眉头一扬:“见过?”

    那强者道:“道树一脉在诸天中大名鼎鼎,有幸领教过。”这般说着,他将自己的武器收了起来,“不打了。”

    重九微微一笑:“正有此意。”

    在这禁忌之地,大战时有爆发,但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事情也不少,毕竟大家的实力都差不多,除非有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怨,否则谁也不愿与旁人分生死。

    如那持剑大汉屡次找杨开麻烦的,其实不多见,主要是杨开来这里的时间不长,持剑大汉总觉得他是可以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这边罢手言和,那边大战尤酣,来到这里八千年,杨开的实力成长很多。

    毕竟当年吞噬炼化了牧的时空长河后,他根本来不及巩固自身的根基,完善自身的底蕴,便被逼着与墨生死相见了。

    直到进了这里,在一场场大战中,他从牧的馈赠中所得到的好处,才逐渐消化干净。

    更何况,他的小乾坤的底蕴无时无刻不在增加,如果让此刻的他回到八千年前去对付墨,必然不会如当初那般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