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零三章 八千年

字数:538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虚空七九九九年。

    三十六洞天排位第一的凌霄洞天所在的星界,撤销了禁入令,无数等候在星界外围的武者蜂拥而入,分散到了星界各处。

    从四面八方赶来此地的武者数量极多,虽鱼龙混杂,却无人敢有造次,入了星界,不管心性如何,都变得淳朴良善起来。

    不单单是因为星界乃第一洞天的属地,更因其他各大洞天与福地在这里都是设有道场的。

    整个星界,可以说是七品遍地走,八品多如狗,只有那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九品们才有资格抖一抖。

    胆敢在这里造次,别说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便是今夜的月亮也是看不见的。

    星界之所以会这般热闹,最大的原因是每千年一次的虚空盛典将在这里举行,这个盛典的由来许多新生代都不清楚,只知道自虚空千年开始至今,已经举行过七次了,如果算上即将开始的,那就是第八次。

    据传,八千年前,人族的生存环境是极为恶劣的,那个时候诸天中有一种叫墨族的存在,几乎将人族赶尽杀绝,霸占诸天,人族最危急的时刻几近快要灭族。

    不过在人族先贤的努力和顽强抗争下,人族慢慢稳住了阵脚,最终倾全族之力进行了一次远征,将墨族彻底铲除,自此,人族才成为这诸天的真正主人。

    而虚空盛典,便是为了纪念那些在与墨族对抗中战死的人族先贤们举办的,可以说是整个人族最大的盛会。

    盛典会持续一年时间,在这一年内,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进入星界,要知道,作为第一洞天的属地,寻常时候星界是禁制闲杂人等进入。

    这倒不是凌霄洞天行事霸道,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自八千年前那场大战结束之后,人族虽然平定了持续百万年的墨患,但为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数不尽的人族先贤战死且不说,三千世界早已被墨族破坏的不成样子了,眼下适合人族生存繁衍的,除了凌霄域的星界,魔域这两大乾坤之外,便是万妖域中的一些乾坤了。

    居住和生存的环境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修行的物资虽然不算紧缺,但也绝对不充裕。

    如此一来,一旦诞生太多的武者,那必然会引发混乱,所以如今修行之事再不能像八千年前那样肆无忌惮,而是要有规划地修行。

    早在八千年前,由诸多人族九品共同商议制定了一项决策,那就是但凡有修行资质的人想要修行,都得需就近报备洞天福地,由所属的洞天福地安排修行事宜。

    这项决策在所有人族势力的共同努力下得以被严苛的执行,所以眼下人族所有修士,什么出身,什么修为,都是有记录的。

    这项决策,让本就特殊的星界变得更加特殊。

    星界有世界树子树,是开天境的第一座摇篮!

    第二座摇篮是万妖界。

    在人族与墨族抗争的那些年,星界与万妖界两座摇篮为人族造就了大量高品阶的武者,可以说那一场最终的决战人族能胜,这两座开天境的摇篮居功至伟。

    但战争结束之后,因为生存环境被压制,导致人族眼下难以承受太多新生代武者的诞生,星界与万妖界的存在就变得极为尴尬。

    是以在当年远征归来后,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人族高层便做出了另一个决议,那就是除了必要留守的人员,所有人撤出星界和万妖界,尤其是那些数量庞大的普通人。

    这些普通人确实不能修行,但他们基数庞大,他们的子嗣总能诞生出一些有修行资质的,如果不加以遏制的话,用不了多少年就会诞生更多的新生代武者,必然会引发不必要的动荡。

    就算留守在星界和万妖界的人员,也都是禁止生育子嗣的,如果非要生养,那就得离开这两大摇篮。

    当然,人族高层也知道,这种事是不可能完全杜绝的,所以便留下了一线希望。

    那希望就在每千年一次的虚空盛典中。

    盛典持续的一年时间中,在这时间内,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出入星界,若是有本事拜入各大洞天福地设置在这里的道场,那自然就有资格永远留在星界。

    不过这八千年来,每一次盛典开始后,进入星界的人都难以算计,可真正能拜入各大道场的,数量不算多。

    这就导致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有许多待产的孕妇或者年轻的夫妻会在这个时候进入星界,那些待产的孕妇们往往会在家人的陪伴上,寻一处人杰地灵之地,安心养胎,让腹中胎儿享受子树的反哺之力。

    至于那些年轻的夫妻们……来的时候是两人,可能走的时候妻子的肚子就鼓起来了。

    玉山集,星界之中一处极为寻常的集市。

    因为当年的决策,星界之中大量人族撤离,这就导致整个星界地广人稀,如玉山集这样的地方,寻常时候是不见人踪的。

    也就是最近盛典将至,无数人涌入星界,这里才聚拢了大量人气。

    一对年轻的夫妻手挽着手在集市中闲逛,男子英武俊朗,女子貌美如花,算得上是郎才女貌。

    女子的小腹微微隆起,明显有孕在身。

    此时此刻,夫妻二人站在一座高大的雕像前,抬头瞻仰。

    妻子不断地朝丈夫伸手,丈夫无奈地将手中的吃食不断地递给她,同时埋怨道:“都跟你说了,不要吃那么多甜食,怎么就说不听?”

    妻子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咬着手上的糖葫芦,含糊不清地道:“是我要吃吗?是肚子里的孩子要吃!”

    丈夫忍不住翻个白眼,每次这女人都拿肚子里的孩子说事,偏偏他还没什么办法。

    “夫君,你说这个杨开真的存在吗?”妻子很快吃完一串糖葫芦,又从丈夫手里接过一串:“怎么到哪里都能看到他的雕像?”

    他们来的地方,但凡有人族聚集的位置,都矗立着这样一座雕像,据说这些雕像已经矗立了八千年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被岁月侵蚀,显然是有高人的力量护持。

    “我怎么知道?”丈夫没好气一声。

    妻子自言自语道:“他的人物志传的到处都是,似乎每个人都精读过他的人物志,而且那人物志上说了,他当年为了战胜那位古老至尊,施展了一种时空剪影术,导致他所有的痕迹被抹除,如果没人记得他的话,那他就永远回不来了。算算时间,这次盛典开的时候,正好是他回归的时间,夫君,要不咱们去看看吧?”

    丈夫黑着脸:“看他干什么?”

    “他可是英雄啊,咱们人族能有今日,他可是出了好大的力气,于情于理,咱们也该去瞻仰一下。”

    “那人物志已经流传八千年了,谁知道真的假的。”

    “我觉得他一定是个英明神武的男人!”

    “嘎吱嘎吱……”

    “你为什么吃我糖葫芦?”

    “我好酸!”

    “明明很甜!”

    “那人物志上还说他有好多夫人呢!”

    “好哇,终于暴露你的狼子野心了,娃儿,你爹不想要我们娘两了,我们可真命苦啊。”

    “我没有,你别胡说。”

    ……

    一处处人族聚集之地,都在流传着类似这对年轻夫妻的对话,当年米经纶主导编撰的人物志在各大宗门的大力推广和维持下,已经流传了八千年之久,可以说人族眼下超过十岁者,都最少读过一遍杨开的人物志。

    对这些后来者而言,这人物志只是一本读物,让他们了解到了一个叫杨开的男人波澜壮阔的一生,至于这人物志中的记载到底确有其事还是杜撰出来的,没人能够证实。

    这一点,便是洞天福地的古老修士们都难以确定。

    因为在他们的记忆当中,人物志中记载的许多事确实是发生过的,可他们根本没有那个叫杨开的男人的丝毫印象。

    如果这真的是时空剪影术的反噬之力,那就未免太恐怖了一些。

    凌霄宫,人族九品齐聚。

    比起当年远征归来,如今的九品数量无疑增加了一些。

    足有一百多人!

    毕竟八千年过去了,当年那些有资质晋升九品的后起之秀们,也都慢慢成长了起来。

    大殿中,众人三五成群地交谈着,九品们难得一聚,除非有什么重要的事,各位九品鲜少会在外面抛头露面,也就是虚空盛典这样的盛事,才能让所有的九品齐聚一堂。

    一百多位九品强者,人族的底蕴差不多已经达到一万多年前的顶峰时刻,无论是新晋的九品,又或者老牌九品,都是曾参与过远征大战。

    如今聚集在一起,自然是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百舸争流。

    尤其是人群某处的欧阳烈,谈起当年的一场场大战,那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说到兴处,更将他那弟子宫敛揪了过来:“当年老子还只是八品,孤身对阵一位墨族伪王主,杀的那伪王主屁滚尿流,这小子可是亲眼见到的,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