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21:青春故事

字数:4700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番外221:青春故事

    老顾居然主动请他喝红酒,顾梓安简直不敢置信。

    他第一反应便是,老顾在故意试探他。

    在如此关键时刻,他必须如履薄冰,小心谨慎,千万不可大意,让老顾抓住他的把柄。

    尤其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报名参加选秀,并且进入了全国突围赛的事。

    这件事如果老顾知道了,肯定会揍他。

    于是,对上老顾的目光,顾梓安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还是个孩子,不能喝酒。”

    “成年了,可以喝了。”顾景川说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刚进部队,聚餐的时候也是会喝啤酒的。”

    顾景川为了跟儿子拉近距离,给他倒了杯红酒,“来,红薯跟我喝红酒,萌萌喝可乐,咱们父子三人干一杯。”

    顾梓安瞅着老顾好像是真心让他喝就,于是端起来,轻抿了一口。

    这玩意,有第一口就有第二口。

    父子俩因为这杯酒,瞬间感情升温了不少。

    顾梓安也不再那么局促。

    顾景川看着瘦高个的儿子,关切的开口,“红薯啊,我听说你最近学习非常刻苦,要多休息,别太拼。”

    顾景川也不直截了当的跟他聊志愿,先从关心孩子做起。

    顾梓安受宠若惊,嘿嘿一笑,“爸,我不累,我劳逸结合呢,学习累了我就练会吉他,弹弹琴。”

    顾景川点头,“有兴趣爱好就是好,学习劳累了还可以陶冶一下情操。”

    随后他又看向顾梓萌,说道,“萌萌,看到了吗?你哥又会弹吉他又会弹琴,你没事把你的舞蹈也练一练,学习累了就跳跳舞放松放松。”

    顾梓萌回道,“爸爸,我每周都去上舞蹈课的。”

    说到这,顾梓萌眼眸亮晶晶的看向老爸和哥哥,一脸期待的开口,“要不要我给你们来一段啊?看看我的舞蹈有进步没?”

    记忆中,小时候她每次从舞蹈班回来,家里长辈都让她表演。

    后来,大家越来越忙,很少有人再让她给大家伙表演了。

    今天老爸难得关心起她的学习和兴趣爱好,顾梓萌特想为他们舞一段,让他们看看她优雅的舞蹈。

    “好,闺女,来跳一段。”

    顾景川率先带头鼓掌。

    老顾如此激动,顾梓安只能神色怪异的也拍了拍手。

    今天老顾开朗活泼的像个假爹。

    他真的很不习惯。

    但他也能感觉到,老顾是真的在努力的想要融入到他们的世界中来。

    当长辈的都愿意向他们靠拢,他有什么理由耍个性。

    顾梓安决定自己也跟老顾修复一下关系。

    顾梓萌走到客厅中央,跳了一段拉丁。

    她从小就报了舞蹈班,有十几年的舞蹈功底,拉丁,古典舞,还有现代舞都学了一遍。

    她的梦想是以后当一名舞蹈老师。

    或者办一个自己的舞蹈学校。

    顾梓萌跳完,顾景川眸底一片柔光,再次鼓掌。

    随后,他又看向顾梓安,“红薯,去拿你的吉他下来,弹一曲我们听听。”

    顾梓安没想到今天不但喝了酒,还有才艺表演。

    关键他以前每次弹吉他,老顾都说那是靡靡之音,恨不得砸了他的吉他。

    今天居然主动要听他弹。

    这是展示自己音乐实力的好机会。

    顾梓安几步跑上楼,拿了吉他下来。

    “爸,你想听什么歌?我给您唱一首。”

    顾景川回道,“团结就是力量吧。”

    顾景川点的这首歌倒是把顾梓安难住了。

    不是他不会唱,而是这首军歌,用吉他弹出来,没有气势。

    好在他嗓音高亢,吉他弹奏只是辅助。

    顾梓安清了清嗓子,高歌了一曲团结就是力量。

    顾景川听完直点头,“好,唱的真好,比我当年在部队唱的好听多了。”

    “这首歌,我们以前训练的时候,经常唱。”

    顾景川有意无意的三句话中两句不离部队。

    顾梓安便猜到了他的意图。

    恐怕是使用迂回战术,硬的不行来软的。

    可惜,不管什么方式,都无法改变他的想法。

    顾梓安突然有点同情老顾。

    可他自己,又无法为了他,做任何妥协。

    顾景川等儿子唱完,看着他,状似无意的开口,“红薯,这唱歌就是为了放松心情,陶冶情操,作为兴趣爱好可以,要是作为工作去做,实在有点不靠谱,你有没有想过,再发展一项主业?”

    顾梓安小心脏一抖。

    终于到重点了。

    顾梓安的内心实在慌乱。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很怕像前几次那样,因为他的理想问题,父子俩再次闹掰。

    顾梓安斟酌了片刻,同样语气很轻松的开口,“爸,我跟您说了,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我想先考出一个好成绩,音乐学院也可以学其他的嘛,以后如果音乐学不出名堂,我还可以考研学商贸管理,跟着您一起做生意嘛我的未来有很多种可能性,我不想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定性。”

    顾梓安只字不提当兵的事,但现在总算是松了口,有了其他想法,还考虑到了考研,将来做生意这些事,不再一根筋的去当什么音乐人。

    顾景川知道这是儿子的底线,他宁愿跟着他做生意,都不愿意当兵。

    听到这,他也死了心。

    顾梓安明显感觉到了老顾情绪低落,却没有发火,也没再做他的思想工作。

    他赶紧端起酒杯,给老顾添了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爸,来干杯,等我考上大学,您多教我商贸管理,将来我替您分忧。”

    顾梓安也不完全在撒谎,以后做了音乐人,他也可以兼顾家里的事业。

    老顾辛苦打下的江山,总得有人守护。

    顾景川跟他干了杯,父子俩一饮而尽。

    喝完一瓶不尽兴,顾景川吩咐顾梓安又去拿了一瓶。

    顾梓萌坐在旁边坐零食喝可乐,本来觉得气氛挺温馨。

    可是,随着第二瓶红酒见底,画风逐渐跑偏。

    酒精逐渐上头,顾梓安的脸白里透着红,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打结。

    他揽着顾景川的肩,像平时揽高子琛一般,“老顾,我跟你说,你早该这样了,你看你今天多可爱。”

    他说着还捏了捏顾景川的脸。

    顾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