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你的这套功法并非完美无缺

字数:639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师弟,我两手都已经打开一百零八个窍了。”

    “师弟,我也是。”

    在这两句话之下,这次,是轮到许广陵无语地看着两人了。

    他默默地看着两人,一脸怀疑人生的样子。

    “都已经是荣枯境了,刻意地、专门地去打开一些辅窍,就算一下子打开几十个,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吧?”

    太苍月有点柔声地对许广陵说道,仿佛是在向他解释着什么。

    “对啊师弟,我们这算是有点强行地打开两手的一些小窍,虽然速度看起来有点快,但其实你仔细想想,难度也没有那么大,对不对?”

    纪飞妍反倒显得很理直气壮。

    “知道你们是天才,百年不遇,千年难逢,万年一现。天才就这么了不起么?”

    许广陵嘴里嘟哝着。

    “哎呀,师弟,你也是天才啦,不然怎么能比我们还更快地进入真一境!”纪飞妍说着,然后想伸手摸许广陵的头,被他用可怕的眼神无声喝止。

    “呵呵。”太苍月浅笑,然后道:“师弟,好啦,不要在乎这点小细节。”

    “彳亍口巴。”许广陵慢慢说道,然后给了太苍月一个白眼,又给了纪飞妍一个白眼,接着才道:“我这门功法是这样的……”

    十指连心,这句话,这个现象,这个道理,不能说人人皆知,也不能说妇孺皆知,但确实是很多很多人都知道的。

    于修行上,它更有着特别的意义。

    其实不止手上的“十指”,足上的“十趾”亦是如此。

    第一世时,许广陵从师的两位老人,一医一武,就很早对这个问题有着深刻的认识以及相关的研究,而他们的研究成果,在遇到许广陵之后,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许广陵。

    章老的,手指操。

    陈老的,开天步。

    特别是开天步,手脚并用,引导气血同时循行和刺激手与脚。

    受此影响,在正式步入修行之门后,许广陵对这个方面也相当地重视,前前后后,投入了不少的心血对此展开体验、研究以及相关功法的开辟。

    新的手指操。

    新的开天步。

    而且不止一套,出自于他的手下。

    宗教常用的“双手合十”等其它一系列相关内容,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被他纳入了研究之中。

    最终,以“双手合十”作为【平台】或者说【支架】,许广陵开辟出了一套不知道该怎么具体定位和描述的功法。

    当然,这套功法也前前后后地有着不少版本。

    第一世时就前后改易了好几次,第二世时也是如此,待来到这第三世,道体成就之后,兼天眼又晋升了一次之后,在回宗后的这些年里,许广陵站在最新的高度,又重新对这套秘法进行了一次修整!

    这次修整后,它从B级、A级,赫然一跃提升到了S级的程度。

    而许广陵此时传与两女的,便是这个S级版本的简易版。

    虽然说是简易版,但也是S-级的程度,远超过前面的任何一个版本。

    至于说简在何处易在何处,那是在于这套秘法虽然是“双手合十”,但却是起于手而行于脏,然后深于髓而达于足,可以说是两手合十成风起,全身气血作云动,然后风云交加,霹雳雷霆。

    然后雨过天青,大地如洗,整个身心焕然一新。

    这其中又融入了其它太多太多的东西。

    完整的功法,连等闲的天阶都拿不出来,许广陵自然不可能原封不动地传给两个小妮子。

    他作了删减,但只是删了很多非天阶不能窥的内容,至于功法的整体层级,却还基本保留着。从某种意义来说,也算是“毫无保留”了。

    “月月,妍妍,你们都知道,气血于一身上下循环,其上止于手,其下止于足,所谓‘天门中断大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而我这套功法以两手合十作为架式,取的则是‘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之意。”

    “天门中断大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太苍月喃喃说着,然后伸出两手,缓缓上翻于头顶,作出两手托天的姿势。

    两手托天,气血自然冲贯。

    但又因为“其上止于手”,所以气血冲贯于两手之后,又会自然地下行。

    若作出这个姿势的人已经是凝元境大成,则全身气血会如天河倾泻一般,自上而下,冲贯于两足,然后在两足处再次地上演一番“碧水东流至此回”。

    如此,上止于手,下止于足,气血于此上下之间,来回冲贯。

    这个动作或姿势,上面的两手只是引子,下面的两脚才是根本。

    或者也可以说,“其要在下”、“其旨在足。”

    在太苍月摆出了两手托天的这个姿势之后,许广陵和纪飞妍两人的视线都不由得地瞄了一下她的两脚。

    果不其然,此刻,她站在那里,宛如两脚生根。

    而且是深深地扎入地下的那种。

    一看即知,此人两脚心之窍必已全部打通。

    当然这是废话。

    手是引子,脚是根本,连接手脚使之贯穿一气的却是腰,是以,“其枢在腰”。

    于修者而言,这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因此,下一刻,许广陵和纪飞妍的目光又几乎是同步地放在了太苍月的腰间。

    太苍月,小腰身。

    说是杨柳腰也不为过。

    但那小小的杨柳腰,此刻,却仿佛连接天地之巨木,若是亘古般之不摇不动,使得站在这里的这个人呈现出极明显的“顶天立地”之象。

    要是之前的那只凶兽在这里,见到这一幕,可能就不会那么不开眼了。

    太苍月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凭这个姿势,就凭这个姿势下所自然展露出的那种气象,就会让它相信而且是坚信,这只细皮嫩肉的两脚兽,足以轻而易举地“定”它一万次!

    看了几眼,随后,纪飞妍也跟着摆出了一样的姿势,然后,托天的两手于身前缓缓下降,降到胸前。

    她的两手于胸前相对,却隔着一段距离,并未直接相合在一起。

    “两岸青山相对出。”

    她口中这般地轻轻念叨着。

    一边念叨这话,她的两手一边缓缓地接近。

    接近,接近,接近。

    只是一尺都不到的距离,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哪怕过了足足几十息的时间,也才移动了一小点点,更别提什么贴靠在一起了。

    太苍月也是如此。

    两女在这个时候呈现出一种令人难解的“同步”性。

    而下一刻,她们的目光同时看向了许广陵。

    许广陵也没说话,下一刻,他同样重复着两女刚才的动作,也就是从两手托天到两手于胸前相对。

    而也就在此时,随着他的两手渐渐相合,两幅并列的由水所凝就出来的“天象”、“星图”,垂直地悬挂着,呈现于场中。

    那天象或曰星图不断地变化,只短短十数息之间,便变化了足有数百次之多!

    每幅星图上,少则几颗星星,多则十几、几十颗星星,最多一百零八颗星星,不停地闪烁生灭。

    太苍月和纪飞妍俱都凝神静气,将所有的变化纳于脑海之中,同时,也将所有的变化随着两手的渐渐相合,落实或者说施展于两手之间。

    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

    终于。

    许广陵的两手合十于胸前。

    太苍月的两手合十于胸前。

    纪飞妍的两手合十于胸前。

    “孤帆一片日边来,原来是这个意思!”

    说完这话,太苍月缓缓闭上眼睛。

    “孤帆一片日边来!师弟,你是天才!”

    说着这话,纪飞妍同样开始缓缓地闭上眼睛。

    许广陵轻轻一跃,身体便如一片被风吹拂起的落叶一般,上到了他们夜间栖息的那处平台上。

    他倒是没有闭上眼睛,而是悠闲地打量着四周,也算是为两女护法吧。

    两女这眼睛一闭,就持续了好久的时间。

    好久是多久?

    太苍月是两天半,纪飞妍是三天半。

    听起来似乎挺长的,但对于荣枯境的修士来说,大抵也就相当于普通人一个小憩的时间吧。

    太苍月睁开眼睛后,也上到了树上,和许广陵一样地等待着。

    一天后,待纪飞妍也睁开眼睛,两人从树上飘然而下。

    “月月,妍妍,怎么样,我自创的这套功法,很了不起吧?”许广陵得意洋洋说道,一副等着被夸奖的样子。

    “真是你自创的?”纪飞妍却是一脸怀疑。

    “当然!你凭什么小看我!”许广陵愤愤不平。

    “你怎么可能比我还天才!”纪飞妍撇嘴,然后道,“行,算你天才!不过,大天才,你的这套功法也并非完美无缺。”

    “嗯?”

    许广陵一愣。

    “太素宗擅长阵法你知道吧?”

    纪飞妍道,“太素宗有一个阵法,叫做‘太素祈天阵’。我这里提太素祈天阵不是要说它,而是说我也有一套阵法,恰好可以用在你刚才的那个功法里,完美嵌入!”

    纪飞妍说着这话,几乎是同样的两幅星图被她凝就了出来,呈现于场中。

    星图上的那些星星次第生灭,大体还是和许广陵之前的一样,但其中小半,却是已经有了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