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定!定!定!

字数:729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它不应该流这么多汗,不管是累的还是什么原因,都没有道理流这么多汗。”

    来自纪飞妍。

    “刚才的动作,并没有使它失去太多体力,更没有影响到其战力。”

    来自太苍月。

    “由极动到突然不动,可能是想迷惑对方,也可能是想改变作战方桉。”

    来自许广陵。

    “改变作战方桉?它这是凝神静气,想要施法吗?”

    来自纪飞妍,她的语气中还带上了一丝笑意。

    “很可能,就是施法。”

    来自太苍月,她的语气澹澹,彷佛一切尽在掌握。

    三人还是传声交流着,以免对眼前的凶兽造成什么另外的影响和刺激。

    他们的判断并没有错。

    毕竟是三位荣枯境的修士一起对阵一只最多只是九品的凶兽,如果这都能判断失误,那所谓的“凌霄三子”又或“两花一叶”什么的,也未免太贻笑大方了。

    就在太苍月的话音刚落,那凶兽又动了!

    它的身子没能动,依然被太苍月定着悬挂在那里,它的四肢可以动,但也没有动。此刻,它动的是眼睛。

    那一双小眼睛中,凶光一闪。

    下一刻,一道水箭如雷似电,又简直像是光一样地,从其额头位置突然闪现,然后飞向了太苍月。

    许广陵心中轻轻叹息一声。

    为这凶兽。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

    它大概是想不到,对方早已预判了它可能的动作。

    在它未有动作之先,就从理论角度,封死了它所有进攻的可能性。

    这就是“文明”。

    兽类相比人类,最大的缺点或短处其实不是不聪明,若单纯从聪明或智商的角度来衡量,就连三木镇的那些土鼠,都不会比人类差多少。

    但它们的传承,极大受限。

    从其父母那里,从其族群那里。

    这就是最大的传承了。

    而人类的传承,却可以跨越千山万水,跨越千年万年,相当程度地无视时空的阻隔。

    薪火相传,代代相续。

    随所见越多,许广陵越是对“文明”这两个字心存骄傲和敬重。

    人类最了不起也真正堪称伟大的创造和结晶,就是“文明”,是文明把人类的一个个单独的个体,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整体,然后这个整体作为资源,不停地孕育着下一代、下一代、下一代……

    但凡不遭受毁灭性的中断,这整体资源,便每隔一代,都更为繁盛和强大,其孕育出的新生代也更为繁盛和更为强大。

    而兽类呢?

    世世代代,原地踏步。

    纵族群之中偶有“天才”,也改变不了什么。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其去之后,其族群依旧,其族群中的个体依旧,其族群中的下一代下一代下一代,也是依旧。

    大道以时间手段所施加的万千造化,并不是为彼等所准备。

    在时间之下,彼等也有变化,但那种变化更多地只是作为点缀和陪衬,以免人类觉得太过无聊?

    或者,不止是人类。

    许广陵心念动间,目光亦是微动,看向了周围的树木。

    进入这方秘境天地中,特别是自进入这片丛林中起,这些草木,开始给他越来越多的启示。

    动物之中,拥有文明或曰传承的人类是当仁不让的主体。

    但植物却并不是动物的附庸。

    这是大道之下,生物无分高下的两条道路!

    “定!”

    在那道水箭的瞬闪中,太苍月依旧从口中轻轻地说出了这么一个字。

    这更像是一种表演。

    其实,她根本无须说什么的。

    而就在这一字之下,那瞬闪而来的水箭,亦同样地被定在半空,既不再前进也没有消散,就那么被定在那里。

    离太苍月仅只一步的距离。

    但这一步,却是最为典型不过的近在迟尺远隔天涯。

    如果说刚才这只凶兽是懵逼,那现在简直就是绝望。

    它的一对小眼睛中,也明明白白地闪过绝望这种情绪,然后便连头都耷拉着低了下来,四肢更是一动不动。

    “它这是打算放弃了吗?”

    来自许广陵。

    “野兽没有这么容易就放弃,它们一般比人要坚韧得多。”

    来自纪飞妍。

    “体术不行,法术也不行,它可能打算走迷惑的路子,那也是它剩下的唯一可走的路子。”

    来自太苍月。

    太苍月这话说完,又过了十数息的时间之后,那凶兽开始流泪了。

    是的,流泪。

    大颗大颗的泪珠像是开了小水龙头一样地,从其两眼中冒了出来。

    “哎呀,好可怜啊,月月,不如我们放了它吧,你看它都可怜成这样了。”纪飞妍开口说道。

    这也是他们三人对阵这凶兽起,第一次开口说话。

    凶兽流泪依旧。

    地上都快要出现一汪微型小湖泊了。

    “它又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别看它这个时候可怜,说不定我们刚放了它,它就翻脸不认人了,月月抓它也是很费力气的,能抓它第一次,未必就能抓它第二次。”许广陵道。

    凶兽流泪依……

    凶兽不哭了。

    它的眼泪一下子止住。

    “你能听懂我们在说什么?”太苍月望着它惊奇说道。

    凶兽连连点头,然后前面两只爪子微弯,作拱伏状。

    “那我把你放了,你不能再扑过来?我还可以把你轻易抓住的,抓十次都行!”太苍月看着它,想要订立和平盟约。

    那凶兽又是连连点头。

    下一刻,太苍月解除锁定,那凶兽唰一下地掉落地上。

    似是猝不及防,它在地上狠狠地摔了一下。

    眼泪都疼出来了。

    但它却没顾着疼,而是第一时间就翻转身体。

    不是翻身起来,而是背朝地,腹朝上,就连四肢都尽量地屈着,尽情地向三人展示它的柔弱和友好。

    “好可爱呀!”

    纪飞妍被引诱,一个小跳步,就来到了那凶兽面前,然后蹲了下来,伸出手摸向它的肚子。

    凶兽一动未动。

    不,它动了,更多地向纪飞妍展示它的肚子。

    “还挺软的,好想抱抱。”

    纪飞妍伸手,在它的小肚子上轻轻拍了拍。

    然后,蹲在那里,她回转过头,笑着对许广陵和太苍月两人说道。

    也就在这时,那凶兽的四肢瞬间完成由屈到直、由开到合,它的背部一使劲,就从地上弹了起来,前面两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朝着纪飞妍耳朵的位置直挥。

    下一刻。

    咦,人呢?

    明明应该百发百中的突刺,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居然刺了个空!

    凶兽再度懵逼,再度惊吓,站在那里,整个嵴背都拱了起来。

    它炸毛了!

    双方见面以来的第一次炸毛。

    “好你个小东西,怎么翻脸就不认人!我差点上了你的大当!”纪飞妍身形不稳地站在十来步外的地方,脸色有点发白,更是气急败坏。

    凶兽不作解释,可能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干脆从喉咙中发出一声低沉吼叫,然后直接扑击而上。

    它这次扑击的目标,就是纪飞妍。

    纪飞妍闪,来回地闪,就在丛林之间的那一小片空地,借助几棵树作中转,不停地闪,但她的动作越来越慢,才闪了十几次,就险状环出,频频地差点就被凶兽扑击到。

    “死人!看什么看,快出手啊,我快要撑不住了!”

    终于,又一次明显的踉跄之后,纪飞妍朝着许广陵怒吼道。

    “这家伙不好惹,我也要省点力气嘛,法术掌握还不太熟,我最多也只能抓它一次!”许广陵咕哝道。

    “抓它一次就够了!这次再不能放了它,直接砸死!”纪飞妍狠狠说道。

    于是。

    “定!”

    这一次,是从许广陵口中,发出了这个声音。

    凶兽被悬停在那里,还保持着扑击的姿势。

    纪飞妍花容失色,神情未定,就在它半步之外的地方!

    “好你个坏家伙,你死定了!”纪飞妍气喘吁吁,大睁着眼睛地对它说道。

    凶兽……

    凶兽又哭了。

    这一次,它哭得稀里哗啦,整个身体都被动员了起来,在竭力地哭。

    “月月,把你的刀拿出来,我砍根树枝,直接抽死它。”纪飞妍转脸对太苍月说道。

    “要不,要不算了吧?”太苍月迟疑说着,“我看它这次好像真的有点后悔了。再说了,我们这次出来一只动物都没杀,能不杀还是尽量不要杀生的好。”

    凶兽哭得有点缓,在小声抽泣。

    “那放了它要是再逞凶怎么办?”许广陵道,“我不赞成再放它!”

    “月月说得也对,还是……再放它一次吧?”纪飞妍说着,然后又恶狠狠地对凶兽道:“你给我听着,我们就再放你一次!你要是还翻脸不认人,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你也看见了,我们三个人,随便一个,都能抓你!抓你十次、一百次!”

    那凶兽还是小声抽泣着,但是连连点头。

    “好,那就再放你一次。畜生,你可千万不要不识抬举!”许广陵说着,然后解除了锁定。

    凶兽再次狠狠地跌落地上。

    “我们快走吧,不想再看到这个家伙。”纪飞妍这般说着,然后也不待两人回答,就转身匆匆地小跑着离开。

    “我们也走!快走!”许广陵对太苍月这般说道。

    “好!”

    两人转身,许广陵在前,太苍月在后。

    就在这时,那凶兽又是一个扑击而上,前面两肢直接一个合击,击向太苍月后面脖颈的位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