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9章 凤族篇:放了我的儿子!

字数:487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凤九儿确实是放心不下剑一,陈虹得到了自由,她就有能力去控制剑一。

    这是她,一万个不想看见的。

    “乔木。”她转身,看着大步离开的乔木。

    乔木听见她的声音,转身看着她。

    “若是没了办法,杀了陈虹!”凤九儿声音低沉得很。

    “不能因为剑一,让任何一个兄弟丢了性命!”

    乔木蹙眉,看着池中的美男子。

    “放心吧!我有办法留住剑一的性命,我会尽自己所能将他治好。”凤九儿深吸一口气,转身往剑一而去。

    乔木看了她瘦小的背影一会儿,点点头:“好!”

    她丢下一个字,转身,大步离开。

    乔木明白凤九儿的心情,因为这件事情,不少兄弟曾经受伤,甚至差点丢了性命。

    他们不能杀陈虹,陈虹却会想尽办法杀人,如此一来,兄弟受伤在所难免。

    而且,这种事情有一,就会有二,总该有个了断。

    九儿不想欠太多人,她只欠剑一一人,也就足够了。

    乔木只希望,凤九儿真的能救剑一于难,要不然这丫头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大街上,陈虹挟持了一个小孩。

    “陈虹,你放开他!”邢子舟死死地盯着陈虹。

    这女子,就该千刀万剐。

    一个年轻的女子和一个年老的妇人抱在一块,早已泪流满面。

    “放了我的孙子,请你放了我的孙子,呜……”老妇人一直在哀求。

    要不是年轻女子一直抱着她,她可能已经扑上去了。

    “求求你,求求你别伤害我的孙子。”老妇人再哀求了声,有气无力地跪了下来。

    抱着她的年轻女子,也跟着跪下。

    “求你了,放了我儿子,我这条命都给你了,求你放了我儿子。”

    一个高大的男子,跌跌撞撞跑了过来。

    “小琴,怎么了?”

    “爹。”陈虹怀中的小男孩,看着过来的男子,大喊了声。

    男子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儿子脖子上的匕首刺痛了双眸。

    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放、放了我儿子。”

    “请你,放了我的儿子!放了,放了他。”

    陈虹看着男子,匕首往男孩的脖子一压。

    “不!”男子顿时停下了脚步,伸出大掌,“不要伤害他!”

    “我不过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我都给你,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小孩。”

    “我要一匹快马!”陈虹视线一转,盯着邢子舟。

    刚凯旋进城,整只兵队都安札在附近,一出事,士兵来得也特别快。

    此时,街道两边都站满了士兵,还有百姓。

    邢子舟站在府邸前,身后也站了不少兄弟。

    “陈虹,你逃不掉的!”邢子舟淡然开口。

    这女人,今天,就连他都给骗了!

    邢子舟很懊恼,可惜,现在不是说自我否定的时候。

    陈虹微微勾唇,匕首一转,正要向男孩的手臂划去。

    “不要!”男孩的父亲,邢子舟,还有一些兄弟同时大喊。

    “我给!”邢子舟立即补充了两个字。

    男孩的奶奶尖叫了声,晕倒过去。

    男孩的娘亲,抱着他的奶奶,有气无力地跌倒在地上。

    “陈虹,要你真想离开,你最好别伤害小孩!”事到如今,邢子舟不得不妥协。

    “好。”陈虹对视邢子舟,“我要一匹快马,一包干粮,还有水和金子。”

    “立即,马上给我去准备!一炷香之后,没准备好,就给这个小孩收尸吧!”

    “我陈虹杀戮无数,也不差再背上一条人命,哈哈哈……”

    “我给你准备,我马上去给你准备。”男孩的爹声音颤抖得厉害。

    “女侠,不要伤害我的儿子,我这就给你准备,我抢,抢也要给你抢回来。”

    “好!”邢子舟死死地盯着陈虹,“一炷香的时间,一定会给你!”

    他看了身旁的兄弟一眼,兄弟颔首,转身离开。

    乔木和小樱桃急急忙忙跑过来,邢子舟身旁的兄弟,让出了一条路。

    “邢子舟,怎么样了?”小樱桃看着陈虹,也皱紧了眉头。

    这个女人,居然用小孩来威胁!

    “她说要一匹马,已经有兄弟去准备了。”邢子舟的目光,依旧在陈虹身上。

    他目光淡然,话语中也没多少温度。

    大家都知道,不能让陈虹跑了,但,她手中有人质,事情不好办。

    “邢子舟。”乔木来到邢子舟身旁,低唤了声。

    邢子舟这才收回视线,看了乔木一眼。

    乔木倾身往前,凑到邢子舟跟前,说了凤九儿的意思。

    邢子舟微微松了一口气,视线一转,再次看向陈虹。

    剑一的命,不再和这个女子的生死有关联,他们做事也容易多了。

    现在,只要保证小孩的性命即可。

    陈虹看着邢子舟和乔木,半眯了眯眸。

    “怎么,人家的城主,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打算罔顾自己城民的性命吗?”

    “呵呵……”陈虹昂天冷笑。

    她被困了好长一段时间,瘦了不少,就连眼神都没有往日的色泽。

    现在的她,可谓是又老又残。

    她那张苍老又苍白的脸,再加上那如同来自地狱的声音,看起来,就像魔鬼一般。

    “陈虹,你少做挑拨之事!”乔木冷声道。

    “你一个死囚,还想逃,你觉得老天放过你这一次,能放过你下一次吗?”

    乔木也想不明白,陈虹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

    可她,却真的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眼前。

    穴道解开了,手脚上的铁锁也解开了。

    这个女子,确实不简单!要是真的让她留在世上,恐怕会害更多的人。

    “哈哈哈……”陈虹那沙哑的声音,响遍了几乎半条街道。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可惜啊!我的命,和你们城主心爱男子的人系在一起。”

    “你们哪怕眼睁睁地看着我伤害你们的兄弟,或是百姓,都不敢杀我!”

    “呵,这样的城主,还不够自私吗?”

    “龙九儿,你以为你真有这么神圣,真的是为了百姓?”

    “你真有本事,将百姓骗得团团转,现在,哪怕你将他们卖了,他们还愿意给你数钱!”

    “呵呵,龙九儿,你真本事!陈虹实在是佩服,佩服得五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