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8章 凤族篇:不好了!出事了!

字数:506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第1668章 凤族篇:不好了!出事了!

    凤九儿轻扶着剑一,让他躺下。

    她坐在他身旁,开始认真给他检查。

    何进言站在一旁,默不作声,时刻等候命令。

    邢子舟和小樱桃一块儿去了关押陈虹的房间。

    陈虹一直被禁锢,为了剑一,不管有多麻烦,凤九儿去哪,都会带上这个女人。

    现在的她,被关在一间小厢房里。

    邢子舟和小樱桃过去的时候,陈虹依旧被绑在床上。

    不说五花大绑,双手,双脚和腰身,肯定也是被绑着的。

    为了不让她饿死,每天还会给她专门一个时辰休息的时间。

    所谓的休息,就是打开她的穴道,让她有自主意识,可进食,可自行方便或是洗涮。

    看守陈虹的,是四名指定的兄弟,三男一女。

    每天到了时间,一名精通穴位的男子,会将给她打开一个穴道。

    女人带着她去方便,或是沐浴。

    尽管是这个时候,陈虹还是被牢牢禁锢,不仅是固定在她手和脚的枷锁,她身上还有凤九儿所封锁的穴道。

    陈虹为非作歹,害死了他们不少的兄弟,要不是为了剑一,没人会愿意伺候这个女人。

    兄弟们深知九儿的无奈,也不愿意剑一出事,对陈虹的事情,都很尽心尽责。

    邢子舟看着床上熟睡的人,低声问道:“这两日,可有什么特殊情况?”

    “邢大人,暂时没发现异常。”看守的女子,看着邢子舟,“是出什么情况了吗?”

    邢子舟轻摇头,一瞬不瞬地盯着陈虹。

    过了一会儿,他回头看着小樱桃。

    小樱桃会意,在陈虹身旁坐下,拾起了她带着铁链的手。

    触摸到这冷冷的手,小樱桃的手顿时紧了紧。

    要不是这个女人,剑一就不会被折磨了这么久。

    要是可以,她也想,一针刺下去,将她毙命。

    可要是她死了,剑一是不是就救不活了?

    小樱桃的冷冽,比起陈虹,还是重几分。

    她伸出长指,落到陈虹手腕的脉门上。

    一会儿之后,小樱桃抬眸看着邢子舟,摇摇头。

    邢子舟颔首,过去拾起放在小樱桃身上,陈虹的手臂,扔掉。

    “看好她,今日不需要让她醒来了!”一天不吃不喝,死不了人!

    邢子舟是真的很生气,刚才剑一的痛苦,他还历历在目。

    而这个罪魁祸首,还躺在这么让人伺候,他心里怎么都舒服不起来。

    “小樱桃,走吧,去看看剑一现在情况如何?”

    “嗯。”小樱桃站起。

    “邢大人,放心吧,我们会死守自己的职位。”一位男人看着邢子舟,拱手道。

    “好。”邢子舟轻颔首,牵上小樱桃的小手,转身,走了。

    两人离开房间之后,三位男子也跟着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陈虹,还有那位看守她的女子。

    女子看了床上的人一眼,过去,将窗户的帘子拉开。

    在她看不到的时候,床上的人,眼皮下的眼珠子微微一滚,嘴角轻扬了下。

    凤九儿给剑一检查一遍,立即开始给他治疗。

    小樱桃和邢子舟过去报告了情况之后,因两人昨夜没休息,凤九儿让他们回去休息。

    针灸,推拿,运功疗伤,最后凤九儿还换了药方。

    剑一喝了药之后,回到后山的凉亭下泡浴。

    转眼已经到了午时后,一夜没睡,又消耗了不少的精力,凤九儿累得趴下就想睡。

    乔木休息之后过来,看见了死气沉沉的凤九儿,心疼不已。

    “回去休息,我看着剑一就好。”

    坐在椅子上的凤九儿,抬眸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没事!”

    她因为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好剑一,到现在还很内疚。

    乔木看见她眼底的血丝,无奈转身。

    她再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两个抬着长椅的兄弟。

    而坐在椅子上的凤九儿,再次趴下来了。

    乔木回头看了兄弟一眼,低声道:“动作轻点!”

    两位兄弟颔首,将长椅帮到凤九儿身旁,轻轻放下。

    一点点动静,凤九儿便醒过来,抬起脑袋,看着跟前的人。

    “怎么了?”

    “九儿小姐,吵到你休息,抱歉!”一个兄弟放下长椅之后,就开始收拾长椅上的毛毯。

    “没事。”凤九儿站起,伸了伸懒腰。

    不远处,另一个兄弟端着吃的过来。

    乔木看着凤九儿,在她刚才坐的椅子上坐下。

    “知道你午饭没吃两口,厨房有些点心,我就让他们送过来了。”

    “你吃吧。”乔木看着兄弟,摆了摆手。

    兄弟整理好自己手中的东西,颔首,离开。

    “我看着剑一便可,你吃完,躺着休息一会儿。”

    凤九儿看着有吃的,还有果汁也就不客气了。

    她在长椅上坐下,拿起水喝了一口,便开始享受她的下午茶。

    其实,也还没到下午茶的时间,但她是真的饿了。

    凤九儿吃了两块糕点,抬眸看向乔木。

    “乔木,你可曾去看过陈虹?我总觉得剑一之所以会有如此严重的突发情况,和陈虹脱不了关系。”

    要不是剑一太粘自己,凤九儿也不放心这么虚弱的他,她早就去找陈虹了。

    乔木看了池水中静坐的美男子一会儿,轻声说道:“看了。”

    “看了?”凤九儿蹙了蹙眉,低头夹起一块糕点,“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乔木摇头,“但……”

    “但什么?”凤九儿蹙眉。

    她叉起自己最喜欢吃的糕点,还没来得及吃,这乔大小姐说话能不能别这么一节一节的?

    一次性说完,不香吗?

    “我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说不出来。”乔木回头看着她。

    “要不,你抽空去看看?”

    “嗯。”凤九儿点点头,将糕点放进口中。

    “不好了!出事了!”一个兄弟,急匆匆跑过来。

    凤九儿和乔木,同一时间站起。

    他们的人,不会这般毛毛躁躁,除非是真的出大事。

    “什么事?”乔木沉声问道。

    “九儿小姐,乔小姐,陈虹逃了,陈虹打伤了很多兄弟,逃了。”

    凤九儿月眉一蹙,放下筷子。

    她刚往前走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

    “你留下,我去看看。”

    乔木丢下一句话,大步往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