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抵达西南(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字数:462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短暂的休息后郑成功与李定国就率领大军出征,前往西南平定土司叛乱。

    原本他们是考虑带上沐天波的。

    这位可是西南最为有威望存在的朝廷大员,若是能够前去多半会对郑成功与李定国的平叛有益处。

    可是沐天波这些年上了年纪,身子骨也不太好,直接导致了久病卧床。

    李定国与郑成功亲自去见了沐天波之后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道理很简单,以沐天波如今的身体状态,怕是撑不到抵达西南了。

    而且就算是沐天波到了西南,西南潮湿多瘴气,很容易染上疾病。

    万一沐天波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李定国和郑成功可没法跟皇帝陛下交待。

    要知道沐天波也是元老级别的重臣,是跟着皇帝陛下一起出生入死过的。

    沐天波若是死了,天子心里肯定会有个结打不开。

    综合考虑之后,二人还是选择不带沐天波去西南。

    不过沐天波还是给了二人一些很有用的建议,应该会对二人平叛起到不错的效果。

    “陛下曾言,西南可用全力平叛,不必留有顾忌。看来这次可以打个痛快了。”

    出了京师,郑成功与李定国并排骑行。

    李定国单手挽着缰绳沉声道。

    郑成功点了点头附和道:“谁说不是呢,眼下的情况其实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若是能够快刀斩乱麻,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陛下也不是没有给过这些土司机会,可这些土司首鼠两端,两面三刀。一方面他们拍着胸脯向朝廷保证不会再叛,另一方面他们又和缅甸方面相勾结,实在不是东西。”

    “要我说,这些西南的土司啊跟大唐时候的藩镇割据本质上没有两样。你看那些藩镇其实也都是一些小人。”

    李定国又抢过话头道。

    郑成功顿了一顿道:“其实还是有些高抬他们了,虽然他们确实很类似,但是这些西南土司远没有藩镇的实力,不然他们也不会借助缅甸人的力量了。”

    李定国想到这里攥紧了拳头。

    其实这一点才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

    旁的事情怎么都好说,唯独勾结外人引狼入室这点让人无法理解。

    再怎么说,大明朝廷也是他们的所尊奉的,联合外人搞事情简直是猪狗不如。

    “这一次就借着机会彻底的改土归流吧,土司也该归于历史了。”

    ...

    ...

    西南的情况着实有些复杂,各大土司之间相互联络,达成了共识。

    他们表面上尊奉朝廷,背地里却各种使坏。

    甚至有朝廷派驻到当地的官员被暗杀。

    这些官员本就是个样子货,谁曾想这些土司已经胆大包天到这个地步,竟然连样子货都懒得养着,索性做掉。

    一时间人人自危,不少朝廷派到西南的官员连夜跑路,连细软都顾不得收拾。

    这个时候保命最要紧,若是留在那些土司驻地,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时间昆明城汇聚了各种官员,大官小官不一而足。

    昆明城无比的热闹,官员们聚集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们彼此诉苦,痛斥土司的嚣张跋扈,这本没有什么,可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朝廷,说到了陛下。

    有些胆大的人甚至把这一切都归结到朝廷和陛下的身上,认为是朝廷和陛下的不作为直接导致了土司的叛乱。

    这种话若是放在京师便是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是不敢说的。

    可是在这天高皇帝远的昆明城,显然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他们可以大发牢骚,可以无所顾忌的言说,完全不在乎会有人传黑话。

    毕竟大家都在抱怨,没什么好顾忌的。

    但是他们不知道,昆明城中也有不少锦衣卫的暗卫。

    这些暗卫把官员们的对话全部记了下来,写在了奏报题本之中连夜送往来京师。

    这些官员的命运也会随之改变。

    ...

    ...

    原本郑成功和李定国觉得从京师到西南路途遥远,长途跋涉下十分的疲惫。

    但经历过陆地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奔波之后,他们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同的地方。

    他们甚至觉得这段路程不算什么,轻微的疲惫感也很容易消散。

    李定国和郑成功甚至下令急行军,尽量以最快的速度前往。

    早一日抵达,他们就能早一日的开始平叛。

    不过一切还得保证士兵们的健康。

    若是出现大面积的疲劳引起的疾病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方面的分寸李定国与郑成功可谓是拿捏的死死的,绝不会出任何的问题。

    倒是沿途他们遇到了不少的灾民。

    这些灾民似乎就是从西南方向逃难来的。

    郑成功和李定国自然是动了恻隐之心,下令分出一些粮食来救助灾民。

    虽然不一定能够起到效果,但是至少帮的了眼下。

    能够帮一人就帮一人吧。

    当然,军粮的警戒线不能逾越。

    长途漫漫,明军的行军速度却没有减速,终于在大半个月后他们抵达了昆明城。

    如今的昆明城可谓是一片狼藉。

    官员们汇聚在这里整日没有事情做就在一起赌钱。

    这可是犯了李定国与郑成功的大忌。

    原本他们还对这些西南的官员们抱有一丝同情,可眼下看来他们着实可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古人诚不欺我。

    郑成功与李定国商议之后立即下令对这些官员们杖责一番。

    以往都是文官打武将的板子,现在算是倒过来了,变成武将打文官的板子。

    当然这也是因为郑成功和李定国的个人身份摆在这里,堂堂亲王,还是有这点权力的。

    这些文官们全都处于懵逼的状态,直到被拖拽到了地上板子打在身上才反应过来。

    他们嚎啕大哭,大声的求饶。

    可是眼下求饶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郑成功与李定国的心意已经决了,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动摇。

    几十大板打完,这些家伙已经成为废人。

    李定国与郑成功也懒得和他们废话,直接让人把他们抬走。

    看来这西南的乱局也得他们亲自主持平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