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二王归朝(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字数:453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国姓爷可真威风啊。”

    “晋王殿下难道就不威风了?”

    “你看看这些将士们,哪个不是咱们大明的好男儿啊。”

    王师班师回朝之际,无数的京城百姓在大街两侧围观。

    在他们心目中,这些是绝对值得敬仰的英雄。

    正是因为有这些英雄的存在,使得他们能够安然无恙的居住在温馨的家中,正是因为有这些英雄帮助他们顶住了这个天,他们才能够挺直脊梁。

    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在老百姓的眼中,明军就是最可爱的人。

    “阿爷,我想当兵,我也想像这些军爷一样光宗耀祖,封妻荫子。”

    “你小子想当兵也不是不行,但你好歹也得先娶一个婆姨回来给咱们家留个种不是。不然咱们家三代单传,若是折在你这里,你对得起咱们祖宗吗?”

    “爹,我就随口一说。”

    渐渐的,民间对于从军的态度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从一开始的畏惧如虎,到现在的态度软化甚至倾向,这都是因为明军也就是王师总能够取得胜利的缘故。

    当然这也有朝廷有心引导的缘故。

    在当今天子的眼中,重文轻武也好,重武轻文也罢都是不好的。

    唯有文武平等才是正途。

    所以天子对于文武是平等看待的,也希望良家子弟不仅仅能够从文,从军报国也是个很好的前途。

    相信再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大明的军队会成为更令人钦佩的存在。

    按下这些且不表,却说李定国与郑成功在进入京师后不久就入宫面圣。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如果到了京师却不面圣,难保天子心中不会生出别的想法。

    即便天子不多说什么,那些御史言官们也难免不会嚼舌根子。

    这些家伙最是喜欢见风使舵,兴风作浪。

    为了保险起见,郑成功和李定国当然是要把自己做到最好,做到让人无法指摘的地步。

    这样即便御史言官们蠢蠢欲动,也奈何不了他们。

    却说二人入宫之后径直被内侍带到了皇宫深处。

    乾清宫之中,朱由榔正在批阅奏疏,得知李定国和郑成功来了立即下旨宣召。

    如今他有许多话想要和郑成功、李定国说,毕竟有些信息通过奏疏传递太过于不妥,还是面对面的讲清楚更好一些。

    李定国与郑成功平复了心情之后,一前一后进入了乾清宫暖阁之中。

    照理说他们出入宫殿的次数也不能算少了,可每一次进入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很紧张,仿佛嗓子眼悬着一颗石头一样。

    或许这就是天威浩荡吧。

    绕过屏风来到暖阁之后,二人看到了身着一身大红色团龙袍的天子。

    天子头戴乌沙翼善冠,显得十分的英挺。

    “臣拜见陛下。”

    二人一齐行礼。

    “平身吧,来人啊,给二位王爷赐座。”

    朱由榔面上带笑,面容显得十分的平易近人。

    随后朱由榔屏退左右,想要和郑成功以及李定国拉一拉家常。

    这让二人陡然间觉得压力增大了不少。

    天子如此恩宠于他们,让他们觉得受之有愧啊。

    他们不过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何德何能,让天子如此的恩宠于他们啊。

    “陛下,臣等...”

    “哎,你们先别说,先听朕说。”

    朱由榔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二人暂且先噤声。

    “这些是弹劾你们的题本,朕这几日看的头疼,皆是说你们在东南沿海飞扬跋扈,目无法纪的。”

    朱由榔这话刚刚一说出口,郑成功和李定国皆是大惊,连忙站起身来。

    “陛下,这一定是有人存心构陷。”

    虽然李定国与郑成功在东南沿海的时候已经十分的谨慎小心,但是难免仍然会引得苍蝇往身上扑。

    有的时候不是你不做就没事了,御史言官们闲的无聊,就是喜欢炮制出来一些所谓的子虚乌有的事情,来找存在感。

    但是突然出现这么多的题本,难免会让人惊讶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本两本还好理解,同时出现这么多本,只能说明要么是有人牵头预谋要搞李定国和郑成功,要么就是陛下自己的意思。

    前者的话还好说,后者的话...

    李定国与郑成功简直不敢去想。

    在这个时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狡兔死走狗烹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

    无数有功之臣,有功将领在天下太平之后便被君王清算。

    这简直是再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远的不说,就说大明立国之初,太祖朱元璋炮制了多少大案。

    胡惟庸案、蓝玉案...这些案子牵连甚广,无数功勋将领被下狱论死。

    虽然现在几百年过去了,可是当今天子毕竟是朱家子孙,身体里毕竟流着朱元璋的血液。

    若说当今天子有心清除权臣那也是说的过去的。

    但是二人不愿意往这个方向去想,因为他们相信天子不会这么做,他们相信当今天子和历史上的那些君王还是有不同的,或者说当今天子或多或少带着那么一点人情味。

    就是这一点人情味,让许多的事情变得不同寻常,让许多的将领愿意为之出生入死。

    果不其然,在顿了一顿后,朱由榔沉声道:“这些奏疏朕都留中不发了。朕相信二位的忠诚,你们肯定不会做这种让人指摘的事情。朕的意思是,你们可知道是谁人有意与你们寻仇?”

    “臣不知。”

    郑成功和李定国直是一头包。

    “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是你们得罪的士大夫阶层,或者说是读书人。”

    朱由榔叹声道:“晋王你还记得在西域的时候被你责罚的那些读书人吗?至于忠王,你是不是说过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话?”

    二人不禁愕然。

    天子说的都是实情。

    当年李定国奉旨前往西域,好不容易平定西域,百废待兴之际,本以为可以靠着这些读书人大干一场,谁知道这些家伙在背后使坏,李定国只能打人立威。

    至于郑成功,则是当年抗清的时候发出的感慨。

    这句话甚至有着不少自嘲的成分。

    谁知道这两句话会得罪读书人和士大夫阶层,让他们疯狂的撕咬二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