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几章 果然更累

字数:723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李叱摆了摆手,四周的护卫随即向后退了出去,这个举动让藏劫和尚对李叱多了几分不理解。

    想亲手杀了他的这种念头他可以理解,毕竟他对人家的妻儿下手了。

    如果作为皇帝,连这种事都能容忍的话,那么这个国家里的人,一定会随之软弱无能。

    可李叱毕竟是皇帝啊,大宁的皇帝陛下,怎么能冒这样的风险?

    不能忍归不能忍,完全可以下令让手下人来解决这件事。

    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李叱已经迈步走到了空地上,并且朝着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藏劫和尚缓步走过去,深吸一口气后说道:“陛下有大志,万民有远福,所以若陛下只想让我死的话,大可不必非要亲自动手,万一......陛下当知道,我并非真的就甘愿认命赴死之人。”

    李叱只是那么看着他,平静到,也没觉得藏劫和尚这些话有些多余。

    平静到他只是在等着藏劫和尚出手,其他一切事都没有任何关系。

    李叱从来都是如此,在他选择要与人交手的时候,便一定心无旁骛。

    藏劫和尚却觉得这是一种幼稚的赌气,哪怕他现在对这位大宁皇帝陛下已经满怀敬畏,可还是觉得,陛下太年轻了些。

    年轻人啊,哪怕表现的再成熟,可还是有年轻人抛不开改不掉的缺点。

    比如冲动。

    所以藏劫和尚想着,最起码要给这位年轻的帝王一些教训,让他知道,帝王之尊,不该以身犯险。

    所以他朝着李叱走过去,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叱倒也不客气,点了点,随即就那么笔直的朝着藏劫和尚走了过来。

    藏劫和尚看着这位帝王如此轻狂,心说若就这样把他杀了,乱世就乱世,大概也与自己无关了吧。

    禅宗里有句话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当时藏劫和尚在大兴城和楚国的那位老皇帝说起过这句话。

    那位老皇帝听完后笑了笑,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回了一句:“朕死之后,管他什么天堂地狱。”

    藏劫和尚不知道,他从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到我死之后管他天堂地狱,这一刻的转念,便和他穿了那么多年的僧衣再无关系了。

    他出手。

    一拳朝着李叱的面门打了过去,但他知道这样寻常无奇的一拳,一定伤不到这位帝王。

    李叱能有这样的自信,当然不是装出来的,况且藏劫和尚也早就听闻,大宁皇帝陛下武艺超群。

    他在刺杀李叱的时候,也见过了李叱那流云飞袖的本事。

    一个习武之人,已经从练体到了练气,这足以说明李叱的武学境界。

    然而他不觉得自己不如李叱啊。

    所以这一拳是虚招,接下来的才是他的杀招,他在等李叱如何应对这一拳。

    只要李叱出手了,那么必有破绽,哪怕这个破绽出现的时间只是三分之一息,甚至只是十分之一息,他也有把握抓住这个破绽。

    李叱不管是怎么躲,又或者是怎么接,在他出拳的瞬间,他已有大概判断。

    李叱当然不会躲,也不在乎他这一拳是虚招还是实招,他只是也出了一拳。

    所以藏劫和尚的这一拳虚招,就不能是虚招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有李叱快。

    虚招的巧妙就在于出手的速度,变招的迅疾,攻敌于不可防备。

    然而他来不及把虚招变招,李叱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他的拳头上。

    你是虚招?

    无妨,给你变成实招就是了。

    藏劫和尚在这一瞬间眼睛骤然睁大,因为他发

    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攻出他的杀招了。

    他的虚招只能是硬接了李叱一拳,选都没的选。

    一拳对一拳,藏劫和尚的胳膊就被震的向后甩了出去,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清晰的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不是咔的一声,而是咔咔咔咔咔......

    指骨碎了,臂骨也碎了。

    藏劫和尚在这一刻万念俱灰,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接住一拳了。

    一招落败,便不能有翻身机会,更何况对面的是一位帝王。

    若非枭雄,何成帝王?

    枭雄一旦占据优势,就不可能再给他的任何对手有喘息之机,一旦占了优势,必然抓住时机,不浪费一息时间。

    但藏劫和尚又错了,因为李叱根本就没有马上攻出第二拳。

    一拳震碎了藏劫和尚的骨头,李叱就原地停了下来,于是藏劫和尚慌乱之下的防御招式,就显得那么狼狈不堪。

    他的右臂断了,左臂抬起来来回横扫,这完全是寻常人的反应,被人打疼了,见人追上来,于是胡乱挥舞手臂,试图将对方吓退。

    可他不是寻常人,他这胡乱挥舞的拳头,依然有极大的力量。

    “朕的师父在朕小时候说,这世上从无绝对之事,因为这世上,还有意外二字,朕一路走来,所学所练,所思所想,皆是为了朕做事时候......出手即绝对。”

    李叱看向藏劫和尚那双已经没有了意志的眼睛,摇了摇头。

    “你可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做皇帝吗?”

    藏劫和尚听到这个问题,下意识想的是......还不是因为欲望?

    做皇帝啊,天下第一大,绝对权势,绝对地位,绝对至尊。

    哪个男人如果有机会做皇帝,能够心平气和的放弃?

    他没有回答出声,可李叱已经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他的想法。

    于是李叱微微摇头:“别人为何做皇帝,朕不确定,但朕做皇帝,是因为......”

    李叱一拳向前轰了出去。

    藏劫和尚避不开,躲不掉,甚至连出手防御一下都来不及。

    他的眼睛里只是恍惚了一下,那一拳就到了他面前,随着砰地一声闷响,藏劫和尚向后飞了出去。

    一拳将藏劫和尚打飞之后,李叱看着那飘出去一丈多远才落地的人,缓缓的继续说道:“朕做皇帝,是要给朕的子孙后代打个样,告诉天下人大宁的皇帝,应该是这样的......朕念为天意,朕怒为天威。”

    说完之后没有再看那奄奄一息的藏劫和尚,而是走到燕先生身边:“先生,咱们该启程了。”

    燕先生也是习武之人,他知道陛下这些年进境神速,但他也被吓着了。

    因为他知道陛下自从称帝以来,比起以往,少了太多用于练功的时间。

    功夫这种事,一日不练便会不如前一日,一年不练便废了大半。

    可是陛下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这两拳的威势寻常人看不出,他也是勉强看出来两个字。

    霸道。

    任你千变万化,朕若出手,你便只能按照朕的方式来打。

    站在不远处的楚先生眼神也闪烁了一下......因为他的心也在这一刻不能平静。

    他在很早之前就说过,他觉得唐匹敌是这世上万中无一的练武天才。

    若唐匹敌不去领兵作战的话,专心习武,必成江湖第一人。

    他也曾经在心里想过陛下在习武上的天赋,想来想去,唯一的答案就是......陛下仅次于唐匹敌。

    然而今日陛下这两拳,让楚先生的心境都变了。

    万中无一?

    不......陛下大概是,当世唯一吧。

    为什么唐匹敌是陛下之下的第一人,因为唐匹敌是真的仅次于陛下啊。

    楚先生忽然之间就理解了,陛下刚才说的那句......朕过往一切辛苦,都是为了,出手即绝对。

    这一刻的楚先生也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发问,如果是他和陛下真真正正的打一场,胜负会如何?

    他不知道答案,不是他有自信,而是他现在看得懂自己,看不清陛下。

    天知道,陛下这两拳就是极限了?

    藏劫和尚的实力,若是被普通人看到被这样击败,大概会觉得他是个酒囊饭袋,装倒是会装,但真的不堪一击。

    可楚先生却知道啊,普天之下的习武之人都算上,藏劫和尚的实力也能在其中列入一等高手之境。

    还不是不堪一击。

    燕先生咽了口吐沫,这才醒过神来,连忙回应道:“那好,咱们现在就启程。”

    李叱走到车前,撩开车门的帘子请燕先生先上车,似乎已经对那个藏劫和尚失去了任何兴趣。

    他和楚先生聊天的时候说过,这个人,还是必须要死的。

    陛下还说过,这个人能跑到长安城来作乱,实是为了义气,所以也值得敬佩。

    陛下亲手杀了他,大概就是对这个人最大的尊重了吧。

    不然......藏劫和尚还真配不上陛下出手。

    马车缓缓前行,护卫们纷纷上马,楚先生缓步走到藏劫和尚身边,低头看着他,眼神略显复杂。

    藏劫和尚此时还残存一息,他看着楚先生的脸出现在他最后的世界里,忽然想对楚先生问一声......他其实不需要你吧?

    楚先生沉默片刻后,蹲下来在藏劫和尚身边说道:“万民需要陛下,所以陛下需要我。”

    藏劫和尚那张残缺不全的脸上,还能露出几分原来如此的表情。

    “不冤......”

    他用最后的力气,挤出来这样两个字,然后就那残存的一息也散了。

    也不知道他说的这不冤,是他在乎的那位大楚皇帝陛下输得不冤,还是他被这两拳打的离开这人间不冤。

    楚先生伸出手,把藏劫和尚没有闭上的那只眼睛扶合。

    是的,只有一只眼睛睁着了,因为另外一只眼睛是被李叱击中的位置,眼睛和眼睛一圈,拳头大那么一块,都不见了。

    “这个天下所有输给陛下的人,都不冤。”

    楚先生起身,回到那卖茶汤的铺子里,取了些银子放下,示意这些钱给你,算作安慰。

    放下银子后,楚先生问那老板:“请问,你这里有锄头吗?我想挖个坑,如论如何,也应该把这个人葬了。”

    那卖茶汤的老板已经吓得面无血色,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见到这般场面,他还能勉强站着,其实已经算不错的了。

    “没有?”

    楚先生略微有些失望,毕竟没有锄头挖坑,那挖坑这种事就会显得更累一些。

    于是他走到不远处,忽然蹲下来,朝着地面给了一拳......

    轰!

    一拳,地上就出现了一个大坑,碎石碎土飞溅出去,像是被炸开的浪。

    在这一刻,那卖茶汤的老板终于撑不住了,吓得嗷的一声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楚先生站起来看了看那坑,脸上的表情大概是......看吧,这样挖坑,比用锄头挖坑,果然还是累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