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贻害不浅

字数:3671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刘整在历史上叛宋降元,为人不齿。但是他的武艺确实过人,有赛存孝之称。

    庞德接连大战,又长途奔波,状态不佳,和刘整激战四五十个回合,眼看着已经露出败像。

    眼看着已经锁定胜局,刘整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长槊如电,裹挟着霍霍风声朝着庞德疾刺横挑:“隋贼,方才的嚣张劲呢?爷爷告诉你,这世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自己活着才是真的!看你武艺不错,爷爷放你一条生路,别再来为难爷爷,快滚!”

    庞德性格刚烈,哪里肯受这种侮辱。而且庞德也清楚,自己一旦落败而走,这一定会对全军的士气造成严重打击。当即把心一横,攥紧大刀愤然劈出:“奸贼,不必多说。你以为这天下都是如你这般贪生怕死之辈,大丈夫为国捐躯战死疆场,何等快哉!”

    “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刘整之所以想放庞德一条生路,不是他有多善良,而是庞德武艺高强,就算他能击败庞德也不知道要多少个回合之后,一旦耗时太久,后面的隋军主力包抄过来,他可就彻底没了脱身的机会。

    算盘打得如意,谁想到庞德宁死不退,刘整的脸上闪过几分怒意,为了赶紧摆脱庞德保证自己的退路,他也是卯足了力气,手中长槊挥舞,不放半点空,招招直取庞德要害。

    庞德咬紧牙关,舞刀在手,见招拆招,遇式化式,谨守门户,和刘整周旋。有这样勉力支撑了二十几个回合,庞德渐感力气不支,在刘整的进攻下左支右绌眼看难以为继,不由得心生悲意,放声大吼:“我庞德七尺男儿,难不成今日就要壮志未酬,死在这汉奸之手!”

    “庞将军休慌,李文忠前来助战!”

    危急关头,李文忠拍马杀到,手中长槊一个白蛇吐信直刺而出。

    “叮咚,检测到李文忠进入奋战状态,武力+4,基础武力98,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叮咚,检测到李文忠大战许久,体力并未恢复到最佳状态,武力-2,当前武力下降至100。”

    李文忠挺槊杀入战团,和庞德双战刘整。

    有了李文忠这个生力军的加入,庞德的压力顿时大减,两人合力,一刀一槊毫不留情地朝着刘整招呼上去。

    陡然间又杀出一个李文忠,刘整不由得面色大变,从李文忠出手的那一招一式他也能看出来,此人很明显和庞德是一个等级的,单独面对其中一个他也必须使出全力才能压制住,两人联手自己恐怕连自保都成问题了。

    “无胆鼠辈,只会以多欺少吗?”

    刘整抖擞精神,一面挥舞长槊与庞德和李文忠周旋,一面大声嘲笑,试图逼退一人重新取得优势。

    李文忠和庞德闻言都不为所动,沙场交锋胜者为王,更何况要说公平的话,庞德和李文忠都在赤岩岭一场大战又长途奔波赶回来,消耗了不少体力,单打独斗岂不让刘整占尽了便宜。

    “活捉窝阔台,生擒李克用!”

    刘整以一敌二,奋尽全力和二人激斗了二十几个回合。就在这时,他们身后喊杀声大起,傅友德和岳飞已经合兵一处,十余万大军正浩浩荡荡地掩杀过来。

    “遭了,隋军的主力围上来了!”

    刘整心下一惊,手中招式登时就慢了下来。

    “受死!”

    李文忠和庞德抓住了刘整的致命破绽,一个挺槊猛然刺出,一个举刀俯劈而下。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李文忠的长槊刺穿了刘整的胸膛,鲜血喷涌而出,庞德的大刀将刘整的脑袋连带着头盔劈成两段,脑浆迸射惨不忍睹。

    “叮咚,检测到庞德和李文忠合力斩杀刘整,宿主获得灵魂点数10个,当前灵魂点数总额上升至705个。”

    。。。。。。。。。。

    “快,加快速度,快撤!”

    窝阔台在派出刘整去阻拦隋军包抄而来的骑兵后便已经把他当成弃子,根本不会在意他的死活,一门心思都在指挥麾下的嫡系军队加快速度撤退。

    “不要掉队了,跟随着本王的军旗!”

    李克用同样高声大喊,催促麾下的军队。

    就在这时,前方一阵烟尘飞起,李克用微微一愣,暗自思忖道:“难道是李元吉知道了这里的情况,派军前来接应?李元吉这个莽夫居然还知道这个?”

    “隋军,是隋军的战旗!”

    还不等李克用多想,迎面的军队已经越来越近,他的身旁已经有眼尖的士卒看到了隋军的旗帜,顿时惊恐地叫了起来。

    “什么!”

    李克用闻言顿时面色大变,急忙伸手颔额定眼去看,那支军队已经摆开阵势拦住了唐突联军,旗帜鲜明,可不正是隋军旗号。

    “对面的唐贼突厥蛮夷听着!”

    隋军阵旗分开,常遇春拍马舞刀,立于阵前,高声大喝道:“李元吉已死,尔等大营已经被我军攻破,丧家之犬尔等已无立足之地,你们的末日到了!”

    “什么,大营已经被隋军攻破了!”

    “这下完了,我们可真没退路了!”

    “老王,我们当初可没有跟着那些突厥人杀人抢劫,我们投降隋军他们也不会太为难我们吧!”

    。。。。。。

    常遇春这一声大喝,唐突联军一时间军心大乱,议论纷纷,手中没有血债的唐军士卒已经开始思索一会怎么避开乱军向隋军投降保住性命了。

    “李元吉,蠢材,饭桶,坑害大唐,大唐基业就是毁在你的手里!”

    李克用闻言两眼一黑,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不由得破口大骂:“本王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会摊上你这样一个无能的废物主帅!”

    突厥主帅窝阔台闻言之后面如土色,顿了半晌也忍不住咆哮大吼道:“这天底下怎么会有李元吉这样的盟友!无能,废物,自己死就去死,为何还要坑害于我!”

    “众将士,杀!活捉李克用、窝阔台者,陛下重重有赏!”

    打击唐突联军士气的目的达成,看到唐突联军哀声不断,阵脚松动,常遇春手中战刀往前一指,下达了进攻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