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大明有一种刑律,名为流放! 上

字数:444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太武五年的寒冬,风雪无情,在寒风之中,已经下了整整的一天的雪花,白皑皑的一片,直接把整个渝都城都已经覆盖了。

    “都说瑞雪兆丰年,可那也是来年的事情了,这雪越下越大的,苦的还是的天下人,就这个寒冬,有多少人是熬不过来的!”

    九层楼上,牧景有些孤独的身影在看着这漫天大雪。

    大明才完成对天下的一统。

    很多发展是需要时间的。

    大明政策想要落实下去,也需要漫长的时间适应。

    还是那句话,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而且一个盛世,也不是一天能打造出来了。

    如今的天下,哪怕挺过了的战乱,可依旧有无数的百姓,没有寒衣取暖,没有足够的粮食熬过这漫长的洞天。

    被冻死,被饿死的人,绝不在少数。

    可牧景知道有什么用,他能做的都在做,甚至在不顾后果的做,有些时候,就是这么无奈,即使是好的政策,也需要经过时代的验证。

    而且昔日的王莽就是一个例子。

    王莽被很多人称之为穿越者,其实不是没有道理,他向往的世界太过于美好了,所以撼动了旧时代的太多阶层力量,最后被位面之子刘秀给收拾了。

    刘秀能得天下,的确有他过人之处,但是也不可否认的一点,他的存在,契合了当时大部分阶层的利益,所以他被更多的人支持。

    所以牧景想要这天下变的更美好,却不能着急,他不能成为的王莽,牧明的建立,也不能步新莽的后尘。

    “这冷死人的天,突然有些想要下棋了!”

    牧景看着这漫天飘动的大雪,突然很想找一个人来下棋,这下棋最关键的是能不能找对人,不是棋艺有多高。

    他想到的一个人。

    便对身边的霍余说道:“中恒,让人把曹孟德给请来,要态度好一些,不能太粗鲁了!”

    “陛下……”

    霍余站在牧景身后,他有些犹豫,低沉的说道:“这时候把曹孟德请来,会不会给人误会你的想法啊,如今朝廷上下,可很多人都对曹孟德关注的!”

    这话也只有他敢说。

    他跟在牧景身边太久了,他的忠心牧景明白了,他的性格牧景了解,所以他只要做自己,有一句说一句就行了,不需要太过于谨慎和小心翼翼,这才是他更得牧景之信任的缘由之一。

    九层楼是御书房,御是御极环宇之意,也就是牧景的书房,办公所在之地,御书房有长史,主簿,文吏,护卫,不下数十人之多。

    而霍余一直是长史,在御书房之中,仅次于牧景之下,即使在朝廷之上没有太多的地位,可谁都知道他是牧景身边第一红人,讨好他的人不计其数。

    可霍余是一个很聪明,又表现出来的很孤僻的一个人。

    他是在牧景面前聪明,又在群臣面前表现的不太合群。

    有些话,即使胡昭在牧景面前都不敢大放厥词,但是他该说的还是要说,因为他知道,牧景有时候不是要他的意见,更多的是要他的态度,如果他连一些话都不敢说,也不需要呆在牧景身边了。

    “关注就关注吧,他们一直都想要朕去处置了曹孟德,朕也该给他们一点信号,再说了,朕考虑他们,也得考虑一下曹孟德,曹孟德这么高傲的一个人,被我这么一直关着,不上吊自杀,都算是有耐心了。!”

    牧景笑了笑。

    “是!”

    霍余拱手领命。

    他传递牧景的命令,很快就有人把曹操的给带上了九层楼。

    说老实话,曹操这辈子见过的世面也不少的,但是还是被大明宫给震撼了,站得高看得远,这一句话在大明宫之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九层楼的建筑,还能如此富丽堂皇,在天下而言,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他被带到了九层楼。

    他见到了牧景。

    再一次见到牧景,感觉好像已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

    “曹公,别来无恙!”

    牧景很热情也很客气的招呼曹操。

    “以某一个阶下之囚而言,过的还算是舒适吧,被锁在一个院落里面,每天吃吃喝喝,看看书,或许看看风,看看雨,没有人敢和某说话,某也不知道该和谁说话,你这手段果然是可怕啊!”

    曹操感叹:“如若让某在过一段这样的日子,某还不如你爽快一点,给某一刀子,或许让某死在大明朝的屠刀之下,以正大明国法也好啊!”

    “这点倒是朕疏忽了不少!”

    牧景笑了笑,说道:“可你也要理解一下朕,说句不好听了,想要杀你的人,从这里能排到长安去了,朕总要保着你不死吧!”

    “这么说,某还要多谢大明陛下才行啊!”曹操冷笑。

    “也不用!”

    牧景摆摆手,道:“朕很大度的!”

    “也很无耻!”

    曹操补充说道。

    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最后得天下的是牧景,原来是他们这些人,事实上都没有牧景足够的无耻吧。

    “你说是就是吧,如果这能让你心情愉悦一些,朕是无所谓的!”

    牧景走到案前,道:“朕今天手痒,所以想要找你下下棋,能赏脸不!”

    “如今你是王,我是寇,成王败寇,我还能说不吗!”曹操也大大方方的坐在了牧景对面,他生死都不怕,还不至于怕牧景,若非有牵挂,他早就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尊严,一死了之了。

    “成王败寇,这话说的太到位了!”

    牧景笑着说道:“有时候就是真的现实的,你们不管是输的甘心还是不甘心,朕成了天子,天下之主,未来的一代大帝,你们在历史上,见识成为朕的踏脚石,然后被写成各种各样的反派,想想朕都感觉非常高兴啊!”

    曹操黑着脸,他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一拳打造了牧景那有点秀气的脸庞之上,可他还是忍住了,以极大的忍耐力忍住了。

    他咬着牙,问:“陛下要下白子,还是黑子!”

    “黑子!”

    牧景不客气。

    曹操嘴角抽搐了一下,一点便宜都不愿意给的人,真是可恶至极的,可没办法,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一盘棋开局了。

    牧景的棋艺有些特别的,比较针对人,对上不同的人,会呈现出不同的段位来,主要还是看现场发挥的。

    如果对上蔡邕。

    早就已经未开战就已经是认输的态度了,他想要赢,根本不可能。

    不过对上曹操,他还是有求胜之心的。

    曹操都阔出去了,其他地方应该输的都输了,在棋盘上,他还不能赢回来一局,他感觉这辈子,都会被笼罩在牧景的阴影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