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五十五章 夺宝

字数:3514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政务大殿,乃是酆都权力中心。

    单单这大殿之上,就陈列了多少至宝。

    我知道,岳敖这是盯上了这里的宝贝。

    我当然也有此意,老子总不能白来一回。看见那紫金灯还亮着,我心情正爽,自然要给外出的吴杨超一点惊喜。

    “什么叫贼不走空?我们是贼吗?”我朝岳敖道:“别忘了,这酆都本来就是咱们打下来的,咱们这叫取,不是偷,明白?”

    “对对,卜爷说的对,这本来就是咱们的东西,不拿白不拿。”岳敖说着,顺手将一个鸡蛋大的虎牙天珠球塞进了怀里。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我寻这东西好久了。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吗?盘活了,可以阻挡佛晕。”

    苍颜朝我问道:“卜哥,佛晕是什么?”

    “简单来首,就是佛国的发光,诸佛诸菩萨乃至护法神都有,此光可以震慑妖魔鬼怪。”

    苍颜一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佛晕岂不是对付恶人的?岳少爷,你又不是坏人,你阻挡佛晕干什么?”

    岳敖正色道:“苍大小姐,这就不懂了吧?有道是,技多不压身,多一层本领,没坏处。再说了,好人和恶人哪有绝对的区别?魔看我为敌,那佛看我就一定为友了?”

    苍颜看了看我,似乎有些懵。

    我一笑道:“某种意义上说,岳爷说的没错。这佛晕是来震慑妖魔鬼怪的,别忘了,你我现在也是鬼身。佛说你是座上宾,你就是座上宾,用不着防范佛晕,可佛要说你是孽障,那你就只能被认作是孽障,那佛晕可就能伤到你了。”

    苍颜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喃喃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看来,我还是把事情想的简单了,我以为,别人不可靠,那个人至少信得过……”

    “没有人绝对的可靠,除了咱们自己!”我朝苍颜正色道:“要知道,金绞蜜可不是白白来到我身边的……”

    “行了,甭扯那么远,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算计我一天,我弄他三天,谁算计我一世,我就让他永不得超生!”岳敖道:“赶紧动起手来吧,这些东西,给吴杨超简直是暴殄天物了……”

    三个人分头行动,就像是把庞大的展览馆当成了自助餐厅。

    苍颜家族乃是社团出身,自小舞刀弄枪,所以,她挑选的,全是各式小巧的兵刃,可以藏于袖间和气脉之中。这个要送给碧瑶,那个要送给小姝……

    岳敖自然是满眼都是珠光宝气,在他眼里,所谓宝贝,就是这些奇珠异丹了……

    而我,并不着急,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了。

    奇珠异丹?还有什么比华月珠以及桃都山三个灵石更玄妙的?

    刀剑兵刃?当今三界之内,阳修无影弓,冥修稚川径路,谁能与之争锋?

    没有!

    我要拿,就得拿点像样的东西,我得让吴杨超觉得心疼,最好是犹如大病一场一般。

    我踏着台阶,一步步往上走,目光从堆砌成山的宝贝上掠过,最后,直到高台上那个九龙玉案。

    “卜爷,瞧什么呢?那张桌子?”岳敖一边搜罗着心仪的物件一边朝我道:“你还挺识货,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中了那桌子,知道那是什么材质吗?天心玉,得是从天上调下来的玉石,经雷火重生的玉石。可惜,太大了,这玩意没法带走,您还是省省吧。”

    我一笑,正色道:“一张龙案而已,说白了,不就是个石头嘛。我岂能放在眼里?我看中的,是桌子上的那个东西。”

    听我这么一说,岳敖和苍颜停下手,齐刷刷看了过去。

    “那是……”

    “那是酆都大印?”

    两人顿时眼里冒出了光。

    我正色道:“如果咱们没看错,那就应该是酆都大印,也就是象征着酆都君权的权力之柄。”

    “对啊,我特麽的猪油蒙心、硫酸呛眼了,我怎么就没注意道这个大红绸子包裹的家伙啊!”岳敖一拍脑门道:“偷什么……不不,应该是拿什么也没拿这个东西有意义啊。虽说,酆都大帝不在了,可酆都大印仍旧代表着冥族的至高权力啊。”

    苍颜道:“那咱们拿了此物,岂不是可以挟大宝以令诸侯了?”

    我笑道:“哪有那么简单?器物就是器物,挡不住百万大军,也挡不住人心,若是它真有用,那钟馗在酆都时就曾拥有此物,可天下冥族为什么还是反了他?但也不能说他没用,至少,此物仍旧是冥族至高权力的象征,一切公文、命令,都离不开这方大印。在一些鬼族部落之中,仍有号令作用,当然,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吴杨超没了此物,就再也没法朝除了酆都以外的其它部洲、兵镇乃至阎罗城发号施令了。”

    “那还等什么,拿走啊!”岳敖说着,一步上了高台,伸手就要去拿。

    “等一下!”我低声喝道:“此物能堂而皇之地放在这,难道吴杨超就不怕别人惦记?你们看,这红绸之上,隐隐约约的,有些白霜。而这九龙玉案虽然活性十足,但是灵气却并不强,仔细观察,玉案之上,似有两道水纹在相接碰撞……”

    “我明白了!”岳敖马上道:“这方印下,有蹊跷,根据这九龙案的玉动来看,另有空间和这桌面相连。所以,冒然触碰这红绸,有可能触动机关。”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三十米开外的前殿里,似乎有脚步声。而且,应该是两个人,正朝这边走来。

    “有人来了!”我皱眉道。

    “那怎们办?咱们先闪?”岳敖抬头看了看房梁。

    “不成,来人修为不低。脚步压得很轻,但是,力道可透地下十米。我怀疑不是吴杨超的兵勇,可能另有其人。有道是,先到先得,这印咱们马上就得带走!”

    苍颜急了:“可你不是说,这红绸不能动吗?”

    我微微想了想道:“红绸不动,但咱们可用动印……我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