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神州的正神?

字数:677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这些天她比过往更加憔悴了。

    一个领袖圣会,藏龙卧虎,尽管祝宗主的事情只是其一,但确实是影响最大的,当然,现在知圣尊也有非常合理的理由怀疑帆龙宫的华东明也是死于这位祝宗主之手,以他的实力,要捏死华东明实在太简单了。

    杀死天枢神宇龙宫首席,杀死玄戈神国领袖之一,天枢最大的两位神明座下人被杀,这两个罪名加起来,够死一万次了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一旦触碰到了,哪怕是无可匹敌的对手,都会与之搏命,何况还是一个比我弱的人呢?”祝明朗笑了笑。

    “战圣尊曾经也强大无敌,为神国做了不少贡献,尽管这十年来他劣迹斑斑,但他对玄戈的忠诚从未有过改变,你杀了他,神国不会放过你。”知圣尊说道。

    “现在玄戈还有三位圣尊,一位是我娘子,一位是你,另一位是礼圣尊,礼圣尊是什么态度我暂且不清楚,只要知圣尊你不追究,这件事便了结了,不是吗?”祝明朗说道。

    “怎么可能,玄戈领袖,岂是说杀就杀的,倘若是我与你产生了冲突,你杀了我,难道也需要化作鬼混的我放过你吗?”知圣尊对祝明朗的荒唐理论感到有些愤怒。

    在吐出这句话的时候,知圣尊忽然身子轻轻的颤了一下,她脸上的那一丝丝愤怒在迅速的被一种惊愕给取代,那双眼睛更是用难以置信的目光凝视着这位祝宗主……

    知圣尊下意识的伸出了手,用手摸了摸自己眉心处的那道浅浅疤痕。

    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画面,却在此刻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拼凑在了一起,那一幕一幕的似曾相识,被自己无意中的这句话给窜了起来!

    “你已经……放过我了??”知圣尊用一种自己都觉得无法相信的口吻吐出了这句话。

    怎么可能……

    他是牧龙师……

    那剑又从何处来??

    祝明朗也感到几分意外,从知圣尊剧变的神情与话语,祝明朗隐约猜到了什么。

    就在这时,知圣尊让那位虎皮衣神秘人离开,是用命令的口吻,虎皮衣神秘人最后还是走远了。

    一时间,院子里只剩下祝明朗和知圣尊。

    池塘里,锦鲤时不时跃出水面,惊起了水花声,紧接着涟漪在这宁静的画面中波动……

    知圣尊一动不动,就这样凝视着祝明朗。

    祝明朗只是觉得有些尴尬,不知所措,所以也只好站在那里。

    预言师……

    好难缠的神凡者啊。

    自己明明什么马脚都没有露,最后还是被对方识破了。

    还好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接触,祝明朗发现这位宓容的老师确实如她说得那样,贤淑良德,善良仁慈,但也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几分软弱。

    “是你,杀了雀狼神,你是弑神者,为什么?”知圣尊说道。

    “什么为什么?”

    “你明明可以刺瞎我的眼睛,为什么手下留情了?”知圣尊质问道。

    “这么美丽的眼睛变成了一潭死水,是会折寿的。”祝明朗调侃道。

    知圣尊皱起了眉头。

    这是在调戏自己吗?

    “祝宗主,你犯下的罪过已经无法用饶恕来形容,如果你确实希望我放过你,至少告诉我事情,将你所隐藏的事情道出来,不然我一定会追查到底,除非你现在再刺杀我的眼睛,或者和杀了战圣尊一样杀了我!”知圣尊语气坚定无比道。

    面对这个弑神者,知圣尊竟没有一丝惧意。

    祝明朗也是很无奈,还想含糊过去,但哪知道知圣尊这么认真严肃。

    不过眼下,确实一些事情藏不住了。

    “好吧,我承认,雀狼神是我杀的,不过关于雀狼神细致的事情,你可以问你的弟子宓容,我想她说出来的事情,更能够客观的表明整件事的真实性。”祝明朗说道。

    “你与宓容早就认识?”知圣尊问道。

    “嗯,她相信我,我也相信她。她多次与我提起你,告诉我你是一位多么温和且心怀大善道的人,所以在你用预见能力追踪到我的时候,我没有用神识刺向你的眼睛。”祝明朗说道。

    “就因为宓容?”知圣尊说道。

    “是,她帮助了我很多。”祝明朗点了点头。

    知圣尊回想起当时在酒桌前,祝明朗也是不惜冲撞圣首华崇,本以为这位祝宗主是看不惯他们的蛮横,原来是因为宓容。

    “我有几个问题,希望祝宗主都能够如实回答我。”知圣尊平复了一下心情,严肃庄重的说道。

    “我可以回答,如不如实,不好说。”祝明朗也很坦诚。

    “阳冰说过,你与他在龙门相遇,你陨灭了他的身壳。根据阳冰的描述,你们当时已经在高处,领先了绝大多数神选与神明,而你说你在陨灭了阳冰身壳之后没多久也没有什么进展,这个回答是假的对吗?”知圣尊的问题非常巧妙,甚至无法掺假。

    是与否的回答。

    最重要的是,面对一个预言师的提问,是与否的答案,恐怕闭口不答,都会被对方知道真相,只要她能够当面询问……

    “恩,我在龙门中走得比他远。”祝明朗知道自己只能够承认了。

    与其隐瞒,不如坦诚换一点好感度。

    “明白了。”知圣尊点了点头,显然她得到的信息并不只是问的这些。

    命格极高,绝对已经超越了天枢三十三位正神,乃至于问鼎十大正神……

    不对,他很可能就是正神!

    不列在天枢三十三位正神神班的正神!!

    北斗!!

    七大神疆即将接壤,共称北斗!!

    北斗神州诞生,龙门新封神明。

    他是属于北斗神州的正神!!!

    是哪一位???

    突然,一种刺痛感在知圣尊头顶处传来,知圣尊疼得抿了抿嘴。

    天机不可探!

    知圣尊有些懊恼,自己修为若能够再增进一分,便可以知道面前的人究竟是哪一位北斗神将的正神!!

    玄戈看见了吗??

    她是天机师,她修为也在自己之上,玄戈一定比自己看得更清晰!

    所以她没有现身??

    哪怕是战圣尊死亡,她也没有现身……

    知圣尊通过这一个问题,联想到了所有事情的脉络。

    她胸脯微微起伏着,显然因为得知太多的天机而感到震撼,震撼的过程使得她呼吸都不由自主的加重加沉了。

    “你与武圣尊的关系……”知圣尊又一次平复了心情,接着问道。

    “就如她说的那样,只是我进入龙门,过去了三年,原本我们应该一同行走天枢。”祝明朗说道。

    “看来我真的应该和宓容好好谈一谈了。”知圣尊意识到自己女弟子比自己了解更多的事情。

    “是我让她帮我隐瞒的,别责怪她。”祝明朗说道。

    “她那么听你的,连我这位老师都欺瞒,也怪我,一直都觉得宓容不会对我撒谎,不然可以更早的获知整件事。”知圣尊苦笑道,大有一种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女儿被人家拐跑的无奈。

    “知圣尊还是比绝大多数自大、狂妄、目中无人的神明要理性的,毕竟我所遇到的神明中,蛮与横占了大多数,他们在凡人阶段经历的艰苦、磨难仿佛在飞升成神后彻底遗忘了,开始放纵自我,无休止的宣泄。神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神圣。”祝明朗说道。

    “大多数人将自己做不到的完美寄托到神明的身上,是人过分认为神明应该神圣。”知圣尊说道。

    “不管怎样,知圣尊选择了退让,没有与我和我家娘子起正面厮杀是明智的,毕竟我和云姿也不想双手沾满无辜者的鲜血。”祝明朗说道。

    几十万神军,真得拦得住自己吗?

    阎王龙便可以将他们屠得不剩几个,更不用说剑灵龙与奉月应辰白龙,玄戈又是天机师,不属于武力超凡的神明,她亲自出现也一样改变不了什么。

    而玄戈要是集结神都众多强者,动用根基的神明力量,就为了将自己留下,那么整个神都又将如何进行接下去的领袖圣会,玄戈神都还存在那么多领袖,那么多隐患……

    “你将神军隔开,便无大开杀戒之意。”知圣尊淡淡的说道。

    如果这位祝宗主是北斗神州的正神,那么战圣尊的行为才是挑衅北斗神权,甚至是在牵连玄戈神都。

    不放过也得放过了。

    知圣尊现在也明白了此事要朝着什么方向处理了。

    只是,要怎么在不揭露对方身份的情况下为这个祝宗主开罪呢?

    他明面上的身份,只是一个楼龙宗宗主。

    总不能,真的像市井上传的那样,战圣尊与祝宗主因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战圣尊主动挑衅,祝宗主护龙心切,在两人约战中失手杀了战圣尊??

    总之事情是不能牵扯到什么神国的尊严,神军的骨气上。

    其实这还真是一个解决办法,舆论偏向于个人矛盾,不上升到神国问题,那就容易处理。

    可自己名声不就被败坏了!

    战圣尊早年追求过自己的事情,神都人尽皆知。

    再加上自己阴差阳错的让祝宗主祝在自己府上,而武圣尊黎云姿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提及了这件事,醋意浓浓,不然民间也不会演变出两圣尊争一男子的谣言,谣言会传得那么快,那是因为谣言里面掺杂了有很多让人可信的因素!

    头疼!

    知圣尊觉得处理领袖圣会的事情都没有这件事令自己头疼!

    偏偏眼前这人,两手一摊,完全没有打算主动解决的意思,彻彻底底将责任都抛给了自己。

    不主动,不负责,不承担……

    “最后一个问题,你的神名。”终于,知圣尊还是开口道。

    直接问,不使用预言师的能力,便不算是窥视天机。

    祝明朗笑了笑,没有回答。

    知圣尊也知道追问没有意义。

    她带着一身的疲倦离开了院子,大概终究还是得一个人扛下了这所有。

    这时,锦鲤先生从鱼池中跃了出来,一副被彻底掏空了身子的虚弱样子,他瞥了一眼祝明朗,鄙夷的道:“最后连一个名字都不给人家吗?”

    “种你的鱼卵去。”祝明朗没好气的道。

    “你怎么骂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