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反而会害了他

字数:6666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海东来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新来的管家在门外说道:“海总,何先生来了”。

    “知道了”。

    海东来起身坐在床上,头痛欲裂。昨晚喝了不少酒,醉得连怎么爬上床的都不记得了。

    在床上坐了几分钟才渐渐清晰,才回想起昨晚是除夕,偌大的海家别墅就他一个人,独自喝了两瓶酒。

    本来也没打算喝这么多,但那一通电话之后,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特别是陆山民那一通大骂之后,直接一口气干了小半瓶白酒,后面的事情一点也记不住了。

    海东来不紧不慢的起床,换了一身衣服,洗漱整理之后走出了卧室。

    新来的管家叫刘胜,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此刻正站在卧室门口处。

    “海总,何先生在会客室”。

    海东来嗯了一声,走出去两步回头问道:“昨晚我喝醉了有没有说什么胡话”?

    刘胜眉头微微皱起,欲言又止。

    海东来眼睛微微瞪大,“怎么”?

    刘胜看着海东来,“海总,您不记得了”?

    “依稀记得一些,但记不清了”。

    “海总昨晚骂人了”。刘胜顿了顿,补充道:“骂得很难听”。

    海东来眉头微皱,“我骂谁了”?

    “哦、、您的大舅哥”。

    海东来眉头微微松开,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我是怎么骂的”。

    刘胜一脸的为难,那些话他还真难以重复一遍。“海总,既然是亲戚,那就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您不必生那么大气”。

    海东来笑了笑,转身下了楼。

    会客室里,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正站在书架前,看着书架顶层的一个相框,照片上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照片是我八岁的时候照的,上面是我和我姐”。

    海东来走进会客室,抱了抱男子。

    “伟雄,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何伟雄笑道:“专程来拜年,不欢迎吗”?

    “当然欢迎”。海东来拉着何伟雄坐下,递了一根雪茄过去”。

    何伟雄点燃雪茄,目光再次扫过那张照片,“你姐很漂亮,与传说中的狠辣不一样,看上去温柔又可爱”。

    海东来眉头微微皱了皱:“不提她可以吗”?

    何伟雄笑了笑,“不管她曾经对你多狠,她始终是你姐”。

    海东来不悦的说道:“你忘了我当初为什么脱离海家跟你一起创业了吗,再提她我可就下逐客令了”。

    何伟雄哈哈一笑,“好了不提了,不提了”。

    海东来脸上露出了笑容,“你我兄弟俩一起扛过枪,一起飘过昌,还一起创立了东伟投资,是经得起检验的兄弟,所以就不必客套了,一大早来找我有什么事”。

    何伟雄呵呵一笑,“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海东来翘起二郎腿,说道:“春节本该是热热闹闹,我这里却是冷冷清清,还是你够意思,也只有你来给我拜个年”。

    刘胜端着两杯茶走了进来,“海总,外面有个叫陈然的来拜年,要不要请他进来”?

    何伟雄弹了弹烟灰,“才说没有人,这人不就来了吗”?

    海东来冷着脸说道:“让他走”。

    刘胜放下茶杯,问道:“他要是问起我怎么说”?

    “就说我不想见他”。

    “等等”!何伟雄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刘胜,然后对海东来说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是来拜年的,我看还是让他进来吧”。

    刘胜看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海东来。

    海东来思索了几秒钟,轻轻一笑,“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让他进来吧”。

    刘胜走后,何伟雄劝慰道:“我觉得你不应该把对你姐的恨牵连到其他人身上,毕竟海家的其他人对你还是不错的”。

    海东来淡淡道:“你真当我是绝情绝义的人?这个道理我不是不懂,但他们是我姐的人,看见他们就等于是看见了我姐,心里堵得慌”。

    片刻之后,陈然提着一个礼品盒来到了会客室门口。

    “海少爷”。陈然喊了一声,目光在何伟雄身上一扫而过。

    海东来没有看陈然,冷淡的说道:“请叫我海总”。

    陈然看着海东来,“海总,我代表老兄弟们来向您拜年”。

    何伟雄嘴里叼着雪茄,含笑看着海东来。

    海东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放下东西走吧”。

    陈然低着头,并没有退出去。

    “海总,海天集团是我的家,您让我走到哪里去”。

    海东来微微闭上眼睛,“哪里来就回哪里去,海天集团是我的家,不是你的家”。

    陈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海总,我当年孤身一人来到东海,身无分文,流落街头,是海家收留了我,培养了我,我还没来得及报恩,怎么能一走了之”。

    “收留你的是海东青,培养你的也是海东青,与我无关,要报恩,找她报去”。

    陈然抬起头看着海东来,恳求的说道:“海总,求求您留下我吧,哪怕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够了”!海东来猛的睁开眼睛,眼中满是冷意。“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刘胜,还愣着干嘛,给我拉出去”!

    一旁的刘胜赶紧扶起陈然,“走吧,海总不欢迎你”。

    陈然眼眶通红,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再说话,放下东西转身走了出去。

    何伟雄微微的摇了摇头,“东来,你这又是何必呢”。

    海东来深吸一口雪茄,浓烈的烟雾缭绕。

    “我做事不喜欢拖拖拉拉,既然已经迈出了那一步,我就没有回头的余地”。

    何伟雄点了点头,“也是,自从你夺权那一刻开始,哪怕你想回去也回不去了。”

    何伟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这也是我当初愿意与你一起干的原因,你是个干大事的人”。

    海东来淡淡道:“我本来就是个有野心有抱负的人,以前不过是因为被她给压制住罢了”。

    何伟雄笑了笑,“来之前我还有所顾虑,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海东来呵呵一笑,指了指何伟雄,“我就说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嘛,说来听听”。

    何伟雄收起了笑容,神情严肃了起来。

    “我知道你一直想证明你比你姐强,现在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海东来淡淡道:“别卖关子了,快说”。

    何伟雄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给你拉了一笔很大的投资,这笔投资足够让海家更上一层楼”。

    海东来若有所思的说道:“对海天集团注资?对方准备什么来头”?

    “真正的资本”!何伟雄说道:“一个横跨金融、互联网、地产、医疗健康、娱乐等十几个重要行业的大资本,掌控着难以估计资源的商业帝国。有它的帮助,海天集团直接从东海本地企业跨入全国甚至是全球”。

    海东来眉头微皱,“我怎么没听说过”?

    何伟雄正色道:“你不是没听说过,只是你没细细想过而已。你我都是做金融起家,当知道资本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A股几千家上市公司,实际上背后都是资本的影子,大资本无孔不入,几千家上市公司不过就是几个派系的资本在博弈。就连最顶尖的那几个大企业,不过都是在给资本打工,他们不过是资

    本在明面上的代言人而已”。

    海东来静静的抽着雪茄,半晌之后说道:“海天集团在东海虽然不错,但与一些顶尖企业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他们为什么会看上我”。

    何伟雄淡淡道:“东来,这句话你就问得很外行了。已经是顶尖的,投入太大,而且成长空间有限,当然是选择海天集团这种有成为顶尖的实力,但还不是顶尖的企业,这样回报才会高嘛”。

    海东来弹了弹烟灰,“天上不会掉馅饼,说说他们的条件”。

    何伟雄沉思了片刻说道:“控股”。

    海东来手上的雪茄抖了一下,微微一笑,“伟雄,坑兄弟也不是怎么坑的吧”。

    何伟雄笑道:“东来,你我多年的合作伙伴,我怎么可能坑你。我的想法是让他们注资东伟资本,然后再让东伟资本控股海天集团,而你,是东伟资本的控股股东,不一样牢牢控制住海天集团吗”。

    海东来呵呵一笑,“有意思”。

    、、、、、、、、、、

    、、、、、、、、、、

    陈然走出春山居,盛天赶紧跟了上去。

    “怎么样”?

    陈然边走边说道:“海大少不愿意接受我们这些老人”。

    盛天没有说话,半晌之后,问道:“陈然,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陈然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盛天,“天叔,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盛天压低声音说道:“你老实告诉我,东来是不是另有目的”?

    陈然摇了摇头,“我还是不明白您的意思”。

    盛天沉声道:“我的意思是东来是不是在使苦肉计”?

    陈然茫然的看着盛天,“你觉得呢”?

    盛天抬手啪的一声拍在陈然后脑勺上,“直觉告诉我,你小子一定有事情瞒着我”。

    陈然揉了揉后脑勺,“天叔,我是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盛天望着春山居,“不行,东来身边不能一个自己人都没有,不管他要不要我,我必须留在他身边”。

    说着盛天就转身走去。

    陈然一把抓住盛天的手臂,恳求的说道:“天叔,您就别添乱了”。

    盛天猛的回头,双目圆瞪。“东来真的是在使苦肉计”?!!

    陈然紧紧抓住盛天的手臂,“天叔,您千万别冲动,关心则乱,反而会害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