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五章 报复性的制裁

字数:3675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三坎子,这里曾经是秦禹青少年时期讨生活的地方。那个年头,这地方非常混乱,因为它距离九区很近,残留下不少当初没有拿到居留权的流民。这些流民又是多种族聚集,再加上待规划区没有法制,物资稀少,所以,这里是匪寇横行,亡命徒遍地。有一段时间,小股运送军用物资的正规军,都会选择绕道走。

    近些年,极端的生活环境,虽然仍没有任何改变,但三个大区,都已经从最痛苦的重建期熬过来了,进入了平稳期。各区的军事、民生、经济、以及法制等,都开始向区外辐射,所以三坎子这里的混乱现象,也得到了一定的遏制。

    深夜10点多钟。

    川府天宝建筑集团的三十多台挂车,从松江方向开来,抵达了三坎子的军事检查站。

    以前这里是没有检查站的,但从八区一统后,三大区就瓜分了疆边和藏原的驻防区,九区这边也自然不会放过,向待规划区辐射的机会,所以在这儿也安排了常驻部队,并且设立了检查站。

    当然,设立这个检查站的由头,肯定不能是司法辐射和军事管控,因为待规划区是无政F地区,九大区无论是谁想占地盘,想要收复待规划区的土地,都必须得向亚盟政F,以及联合政F申报,总之要走很繁琐的流程。因为当初你建立大区,围上特区墙,就等于放弃了这里,所以部队在这里对民众是没有执法权的。

    综合以上原因,这个检查站成立的由头是,要保证军事补给路线的安全,但实际上干的活儿,就是区外执法,占地盘,控制治安,管理贸易路线等等。

    川府天宝集团的三十多台挂车停滞后,押车的领队就拿着手续,带着六七个人,进了检查站的大院。

    晚上,跑夜路的商人并不少,所以领队得排了二十多分钟队,才进了检查站的办事处。

    屋里有十几名士兵,其中五人在办公,而另外一群人,则是明目张胆地坐在大厅内打着麻将。

    其实,能来检查站干活的这帮士兵和军官,几乎都是九区后勤单位的兵,而且还得是家里有关系,很懒散的那种痞子兵。

    为什么呢?

    因为检查站这个活儿是个肥差,你别看他们级别都不高,但拥有的自由裁量权却很大。他说你货物不合格,那你就是不合格;他说不让你过,那就不让你过。所以跑商的人,走这里没点关系也不行,每次都要打点一下。

    天宝集团的车队领导,拿着手续走到了对方办公桌前,笑着说道:“一共三十三台,都靠边了,等待检查。”

    办事的士兵看了他一眼,又瞧了瞧手续上的抬头,见上面写的是川府天宝集团,立马冷下脸说道:“你等一会。”

    “好。”领队笑着点头。

    士兵拿着手续走到了麻将桌旁边,冲着一名上尉军官,轻声嘀咕了一句。

    军官回头看了一眼川府的人,低声说道:“上面怎么交代的,就怎么办。”

    “好。”士兵原路返回,冲着川府的车队领导说道:“你们这个货过不了。”

    “啊?咋过不了呢?”领队有点懵地问道。

    “我们接到举报,有人说你们运送的是大区管制物资,你把车队开到后面的空地上,等待检查吧。”士兵面无表情地说道。

    “兄弟,我们运的都是钢材,木材,怎么会是管制物资呢?这是我们从各厂收上来的,手续一点问题都没有。”领队解释了一句。

    “钢材和木材,不是重要资源啊?不在大区管制物资行列啊?”士兵皱眉训斥道:“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哪儿那么多话!”

    “我们的钢材和木材,都是买的啊……!”

    “我让你把车开到后面去,你听不懂吗?”士兵阴着脸问道。

    押车领队看了一眼他的表情,立马从怀兜里掏出了一个信封,压低手腕,从桌子上推了过去:“长官,这批货要得很急,你给个方便……。”

    “咋地,你要贿赂我啊?”士兵挑着眉毛:“我看你是不想回去了?!”

    领队怔了一下,无奈地收回信封:“行,那我们等待检查。”

    当晚。

    川府不光这三十多台货车被截了,就连跟川府有生意往来的九区车队,以及其他待规划区车队,也全部被扣了,理由都是运送管控物资,等待检查。

    这些车队里,有的就只是做小买卖的,比如九区这边盛产高浓度白酒,有部分商人就会来这边进货,拿回去卖。但连这种货车,今天都被截下了,检查站一台都没放。

    集团性的公司,被拦住了之后,就在休息地点打电话运作,但不论找的是冯系的关系,还是卢系的关系,总之谁都不好使,只要是涉及到川府的,那就是扣留。

    最终,天宝集团的人没办法,只能往川府打了电话。

    燕北,还没返程的枭哥,拿着电话,皱眉说道:“行,我知道了,扣押就扣押吧,等我回去处理……。”

    “叶总,这个事情很急啊,有很多集团公司的货,都是等着用的,拉不来,各环节都没办法展开。他们这么搞,很多人心里都没底啊!天宝集团的人给我打了三遍电话,怕对方找理由直接扣押货物……那三十多台挂车的货,价值可不小啊。”

    “货肯定不会扣,但短时间内是运不回来了。如果着急,让他们去八区运货。”

    “有些东西从八区弄成本太高了,木业、钢材,还是九区那边有优势。”

    “……我知道了。这样,你给各家公司都回个话,我明天早上十点回去,到时候开个会,研究一下这个事儿。”叶子枭想了一下说道。

    “好,我明白了。”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叶子枭叹息一声说道:“妈的,会刚开完,这就开始封锁了,真TM恶心!”

    ……

    次日一早,项择昊从奉北启程,赶往北风口。而他走了还不到俩小时,党政圈内就有不少人都知道这个事儿了。

    政务大楼旁的一家茶室内,一名老头插着手掌说道:“……项择昊这个人,真的是没救了。九区局面这么微妙,沈司令又特意开会,要对川府进行一系列的制裁,他却在这时候大摇大摆地去北风口,参加什么土匪头子的婚礼……还要和秦禹见面。唉,他是真的有点过了。”

    “咱们党政系里,已经有很多人对他不满了。”一名中年插手说道:“甚至有人说,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