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二章 闪耀从这里开始

字数:4148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燕北,别墅内。

    孟玺看着秦禹,轻声回道:“通过三个点,就可以判断出,卢系是不可能与我们交好的。”

    “哪三个点?”秦禹问。

    “第一,铜川镇的事件,原本只是一个营的新兵归属问题,涉及人员还不到五百人,并且我方也只是一个军官受伤了,就这么点小摩擦,按理说根本就不会引起大区部门关注,部队私下处理就完事儿了。但沈万洲却让军政总部的涉外部门介入,又搞了九区安全局掺和,甚至还调动了藏原的沙系部队,那他这么做是为啥呢?”孟玺眉头轻皱地说道:“很简单,他是为了拉拢以卢柏森为首的军阀势力。”

    “这谁都能看出来啊。”秦禹淡淡地回道。

    “但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点。”孟玺回。

    “什么关键点?”

    “沈系这么做,就能侧面说明,卢系应该是有政治立场的,而且沈万洲一直没把握能拉拢到卢柏森,不然犯不上动用大区部门给他撑腰。”孟玺目光锐利地说道:“并且沈万洲也一定会猜出来,咱们不可能在铜川镇的事儿上有所退让,所以,他想表明的态度很明显,那就是:你看川府跟你们卢系搞起来了,我第一时间就让安全局和涉外部门介入了,虽然即使这样川府也不给面子……但我沈万洲尽力了啊。”

    秦禹听到这话,也打开了另外一个方向的思路:“你继续说。”

    “第二,这几年,卢系在表面上是和九区二战区交好的,不但卢柏森在各种会议上跟周司令互动频繁,就连卢嘉都和吴迪,郑乾他们在一块玩,起码在外人看来,这两大势力是穿一条裤子的。”孟玺看着秦禹继续说道:“但为什么铜川镇的冲突发生后,卢系没有找二战区出面调和呢?难道他们真的想因为一个营的兵力,跟咱川府干一仗吗?这太儿戏了吧?!”

    秦禹缓缓点头。

    “第三,艾震在被鸿飞安保公司的人枪击之后,咱们历总指挥的态度是很强硬的。毕竟对方打伤了我们的军官,所以必须得要个说法,但卢系接下来的反应却很奇怪。他们不但没在这事儿上说一句好话,反而同样态度强硬的跟咱们交涉,完全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说白了,就是他们不怕得罪咱。”孟玺思路非常清晰地说道:“现在九区局势这么乱,他卢系的部队实力,也不是最拔尖的,那为什么还非要因为一个营的兵力,跟咱们交恶呢?他不怕自己陷入危险局面吗?”

    秦禹听着孟玺的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三点,其实总结起来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第一,沈万洲在拉拢卢系,甚至可以说是讨好。第二,在老贺死后,卢系与九区二战区的关系,瞬间变得冷淡了。第三,卢系不怕得罪我们,甚至对我们有敌意。”孟玺竖起三根手指:“现在九区内部这么复杂,一个不算拔尖的卢系,却为啥跟谁关系都不近呢?”

    秦禹闻声立即回道:“因为他们暗中已经有了非常牢靠的军事同盟了。”

    “对,并且卢系的这个军事同盟,对我们川府应该是没啥好感的。”孟玺眼神坚定地说道:“所以,我们是不可能与卢系交好的,更不可能拉拢到他们,因为他们已经有了明确的政治立场,以及联合对象。那你不打鸿飞安保这股叛军,也一样不会对结果产生啥影响。”

    秦禹此刻看着孟玺的眼神,已经发生了变化,既有欣赏,也有警惕。因为他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这个孟玺的前世今生,不了解他的底细,并且他能把九区的牌面看得如此透彻,那说明他暗中做的功课,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至少他盯着九区已经有几年了。

    秦禹斟酌半晌:“那以你看来,卢系的盟友是谁呢?”

    “党政的可能性不大。”孟玺思考一下回道:“因为种种迹象表明,老贺死后,党政的领袖老项,是非常支持沈万洲的,所以卢系应该跟他们没啥关系。”

    “是他们?”秦禹突然说了一句。

    “我的猜测是这样的,应该是他们。”秦禹说得虽然不太明确,但孟玺却很默契地回了一句。

    秦禹的思路彻底打开了,他眨了眨眼睛,再次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之前卢系和二战区接触……很可能是带有目的的,或者说是个套?”

    “对,我确实往这方面想过。”孟玺点头:“当初沈万洲为了拉拢冯系,把大量军官的晋升名额都给了冯家子弟,从而得罪了卢系……在我看来,这个操作本来看着就很迷。因为卢系是一战区的部队,你即使要笼络冯成章,也没必要把自己管辖内的军阀势力得罪了啊。”

    秦禹缓缓点了点头:“要按照这个思路来看的话,当初沈万洲是故意把卢系推出去的,而卢系也愿意配合他。”

    “是,因为那时候,那个人还活着,卢系听他的,所以故意接触二战区的周司令,想要表面上和二战区联合,然后在关键时刻捅周司令一刀。”孟玺缓缓说道:“这样一来,冯系被拉拢了,卢系还能发挥作用,既麻痹了周司令,又能暗中捅刀,那搞到最后,二战区就是必败的局面。只不过……这个计划还没等彻底有效呢,那个人就死了。”

    秦禹和孟玺聊到这儿,一切的思路都捋顺了:“对,卢系当初接触二战区,就是带有这些目的的。”

    话到这里,那个人的身份也呼之Y出了。

    原九区军部总政总司令,老贺!

    “老贺这个人还是有手腕的,只不过被沈万洲这个拥有狼子野心的盟友坑了。”孟玺叹息一声说道:“九区当初的刺杀事件,我虽然不了解内情,但我一直认为,老贺最后不是死在吴局手上……。”

    秦禹是知道一些内情的,因为吴局和吴迪都跟他讲过,所以他点了点头说道:“是,当初老贺能跑,但被人狙死在了撤离的路上。”

    “跟我想的差不多。”

    “孟玺啊!”秦禹扭头看向他:“如果咱们分析的都对,那你觉得川府应该怎么办呢?”

    “老贺死后,各军阀势力的野心就都流露出来了,他现在有点扛不住内部压力,也很难稳住九区的棋盘,所以才急于把我们川府树立成九区共同的敌人。我怀疑,李局长和郑雅被刺杀的案件,就是他们搞出来的,目的就是让冯系和郑开发生矛盾,而我们在有选择的时候,必然会得罪一家。包括这次铜川事件,我都觉得可能是有人在拱火……。”孟玺思考一下说道:“所以,我们要想不当这个假想敌,就必须要分化九区内部的军阀势力。”

    “具体办法呢?”

    “北风口,吴氏佣兵集团!”孟玺干脆利落地回道。

    秦禹听到这话,陷入沉思。

    ……

    一个小时后。

    孟玺被警卫兵安排去了住所,他和秦禹还没有完全谈完,明天还要接着聊。

    抵达住所后,孟玺一个人待得无聊,冲了个澡后,从警卫那儿借了一台军车,就在燕北市内溜达了起来。

    鬼使神差之下,孟玺开着车,来到了朝南区丰岭路的一处别苑门前。

    这处别苑,约有三千多平米的面积,门口装饰都以古风为主,青石台,双狮子雕像,铜制的大铁门,看着非常气派,想来以前也是权贵人家的住所。

    别苑正门被贴着封条,并且周边街道,院内全是积雪,墙壁上,屋檐上的漆面都已斑驳,想来已是许多年没人住过了。

    孟玺下了车,怔怔地看着别苑,眼圈泛红,脑中一时间回忆起了许多事情……

    别墅内,秦禹拿着电话冲马老二说道:“给你个活,给我想尽一切办法,查到孟玺的资料,但要严格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