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一章 针对川府的闭门会

字数:3759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会议室内。

    冯成章目不斜视,端坐在椅子上,淡淡地回了一句:“保证大区的军事利益不受到侵犯,这是任何一只部队,一名士兵,一位将领,都应该承担起的责任。但至于使用什么办法,制定什么策略,那应该是军部总政该考虑的事儿,我个人的态度是支持的。”

    众人听到这话,心说还是老一派首长的水平高啊,冯成章看似回答了沈万洲的问题,但细细一品,他等于啥都没说。

    大致意思就是,沈万洲你别带节奏,冯系不可能跳出来带头去整川府,你有啥方案你就说,不要往我这儿转移话题。

    会继续开,沈万洲在之后的发言里,并没有说太多,而是由沙中伟出面带着大家的节奏,把火力往川府身上引,细说了川府近几年与顾系联合,在军事上太过强硬,在待规划区的地盘划分上,也在不停地挤压着九区的空间。

    这个会议开的时间节点非常好。首先冯系因为老猫和郑雅被伏击事件,已经和川府闹得不太愉快了,冯磊目前还被扣在燕北,人没有回来。而卢系这又在铜川镇跟历战的东北战区发生了摩擦,所以沙中伟率先开完炮后,其它的军政势力就开始纷纷响应。

    首先,贺冲公开表态,支持对川府进行一系列的军事遏制,执行冷战策略,而卢系也立马表示赞同。

    有了这两家牵头,沙系,以及党政自卫军的詹正冲,也同意了冷战方案,甚至沙中伟还拟列出十几项针对川府边境线,进行的一些军事调整和压迫。

    说实话,詹正冲表态,其实就是随大流,因为他虽然是名义上的自卫军代理军长,但部队实际上还是由项择昊控制的。但项择昊上面偏偏又有一个项总长,人家才是党政的领袖,所以他夹在这对父子中间也是挺难做的,属于被迫表态。因为项总长是支持沈万洲的,他不能违背领袖的意思。

    最后,沙中伟提议,在下周召开的军政大会上,各方可以签订一个针对川府进行军事压迫的条款,草稿由军部总政草拟,大家负责签字就行了。

    众人听完后都没有反对,包括冯成章都公开表态支持。

    这样一来,沈万洲的目的算是彻底达到了,通过树立川府这个外敌,让九区内部的压力得到了暂时的释放。

    表面上,历战在鸿飞安保公司的归属问题上,获得了胜利,但沈系却在没有付出任何代价的情况下,就用巧劲儿稳定住了九区内部局面。

    所以,这事儿你从不同的角度看,也说不上是谁技高一筹。

    会议结束后,冯成章在家族众将领的拥簇下离去。

    汽车上。

    冯济皱眉说道:“川府老猫和郑开的姑娘遇袭,发生的时间节点太过微妙。下周就要开军政大会了,决定谁是代理总司令……而这时候,川府却接连得罪了两方势力……我总觉得这事儿有点蹊跷。”

    冯成章沉默。

    “八区的案子,小磊没干,那会是谁干的?”冯济继续说道:“爸,我们弄不好是给沈万洲当了枪,所以,你今天在会上支持沈万洲对川府进行军事制裁,我是有些不理解的。”

    冯成章话语平淡地回道:“沈万洲是咋想的,我能看出来,但川府是怎么想的,我现在看不出来。小磊去川府是给秦禹送礼的,但枪案发生了,秦禹却一点面子都没给冯家,玉年特意跑了一趟燕北,也没什么效果。交情不是这么处的啊。既然人家没拿你当朋友,你为啥要替他们在会上跟沈万洲唱反调呢?”

    “但这样可能会着了沈万洲的道啊……!”

    “私下查一查八区的枪案。”冯成章轻声说道:“他想利用我,我何尝不想利用他呢?如果八区的案子,真是沈系在搞鬼,那日后算账也不迟的。”

    冯济缓缓点头:“我明白了。”

    冯成章看向窗外,不再吭声。

    “爸,川府这下难了啊。八区的主要兵力全部屯在老三角地区,能给秦禹的支持很少,如果沈万洲真的把川府摆在了假想敌的位置上,那弄不好,下周的军政大会过后,他就是代理总司令了。”

    “往后看,不要急。”冯成章轻声说道:“秦禹虽然年轻,但毕竟有个老顾帮他掌舵,看看他们的后续反应吧。”

    ……

    燕北,特别招待别墅内,秦禹摆手冲着孟玺喊道:“来餐厅坐。”

    孟玺走进餐厅,摘下军帽,规整地放在了餐桌上。

    “顾言结婚,这几天喝得我头昏脑涨。今天就不喝酒了,随便吃点东西。”秦禹摆手:“来,坐!”

    “好!”孟玺弯腰坐下。

    秦禹喝了口汤,体态较为随意地问道:“历战跟我说,打鸿飞安保的建议,是你提出来的?”

    “是。”孟玺点头。

    秦禹夹了口菜:“你知不知道这么做,可能要钻进沈系的圈套?或许现在他们就在军部总政开会,研究怎么针对我们川府呢。”

    孟玺的军人坐姿非常标准,眉头轻皱了皱回道:“我知道这是沈系的圈套。”

    “那为什么还要强打呢,得罪卢系,帮着沈万洲卖人情?”秦禹问。

    “是这样的……。”

    “你不用太拘谨,一边吃一边聊。”秦禹打断着招呼了一声。

    “我不是拘谨,我是习惯了。”孟玺咧嘴一笑,伸手也拿起了筷子:“师长,这个事情的重点,并非在沈系身上,而是在卢系身上。简单来说,强行缴械鸿飞安保公司的叛军,会彻底得罪卢系,对吗?”

    “对啊。”秦禹端着汤点头。

    “那我们不得罪卢系的主要诉求是啥呢?”孟玺再次反问。

    秦禹有些懵B,因为川府目前真的很少有人接连用反问的方式,来跟他交谈。

    “我们要广结人缘,即使拉拢不到卢系,也不能与对方交恶,对吗?”孟玺再次反问。

    秦禹皱了皱眉头,没有回话。

    孟玺继续说道:“但我认为,卢系是不可能跟我们交好的,更不可能被拉拢到。”

    秦禹听着孟玺非常武断的话,笑着问道:“呵呵,九区的局内人都看不清现在的这盘棋,你又是通过什么,能判断出卢系和我们不可能交好呢?”

    ……

    南非地带,一名梳着马尾辫,穿着风衣的漂亮女人,指着一间大工厂问道:“全买下来,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