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零章 召见孟玺

字数:3973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何大川带部队收拾鸿飞安保公司的命令,是历战亲自下达的,但这个建议却是孟玺给的。他跟历战说过,沈系极大可能就是过来表演的,阵仗闹得挺大,但却一定不会跟川军开火。因为九区内部现在乱成了一锅粥,沈系贸然进攻,那后院一旦着火,局面就失控了。

    所以,沈系出面把人情卖完后,其目的就已经达到了。他们后续也会笼络九区其他军政势力,针对川府做一些动作,但这对历战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当面把沈系的目的挑明后,也已经达到了目的。

    会谈结束后,历战带人返回了铜川镇,无视城外的卢系177团,直接命令何大川,开始往回运送鸿飞安保的新兵。

    大约一个小时后,秦禹的电话打到了历战的手机上,语气充满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开火了?我之前不跟你说过了吗,沈系这么干就是笼络人心,他想让川府变成九区军政势力的共同假想敌,他就等着你去往死得罪卢系。而你一开火,就进了对方的圈套了,等于在帮他们卖人情。”

    “这我知道。”历战回。

    “知道怎么还干呢?!”秦禹费解。

    “这个建议是孟玺提出来的,我觉得他的思路有点意思。”历战思考一下说道:“这样吧,我让孟玺飞一趟燕北,让他当面跟你汇报。”

    “好,你让他来吧。”秦禹一听历战语气这么稳健,心里也就放心了不少:“……但边境线那边,你要盯死了,沈系卖完人情,应该马上会有动作。”

    “我知道。”

    “嗯,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孟玺。”历战回头喊了一声。

    “到!”孟玺立即跑了过来。

    历战看向他,笑着说道:“带上你的资料和想法,去一趟燕北吧。”

    孟玺敬礼:“是!”

    ……

    九区奉北。

    沈万洲坐在办公室里接通了电话:“喂?你说。”

    “司令,历战在谈判期间,私下命令部队进入了铜川镇,武装接管了鸿飞安保公司,其中有几名高层,被当场枪毙……。”于主任在电话内说道。

    沈万洲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意外的神色,只淡淡地说道:“你们回来吧。”

    “是!”

    电话挂断,沈万洲缓缓起身,在屋内走了一圈后,才冲着他的秘书长问道:“老秦,你说在军政大会召开之前,咱们是不是要和各家坐在一块聊聊啊?”

    “针对川府,开个小会吗?”秦文旭起身问道。

    “嗯。”沈万洲点头。

    “我觉得可以,铜川镇的军事冲突,是个契机。”

    “好。除二战区周系外,你全都通知一下,晚上八点,我们在军部总政会议室,开个小规模的闭门会。”沈万洲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是。”秦文旭点头。

    ……

    晚上,七点五十左右。

    军部总政小型会议室内,党政自卫军目前的代理军长詹正冲,冯系的冯成章,沙系的沙中伟,以及卢系掌门人的亲弟弟卢柏林,还有死了亲爹的贺冲,全都悉数到场。

    这些大佬,都是九区至高权利的代表,虽然有的家族掌门人没到,比如卢系的卢柏森,以及沙系的沙中行,但出席人员,也都可以全权代表各自派系的态度,可以算是军政大会召开前,最有含金量的一次闭门会议了。

    众人到场后,等到了八点,沈万洲准时出席。

    会议室内响起了一片掌声,沈万洲矜持地笑着,冲着大家挥了挥手。但他没有坐在空着的主座上,而是坐在了会议桌左侧的第一张椅子上。

    室内安静,沈万洲笑着说道:“今天就是开个闭门会,咱们不要搞得太正式,随便聊聊。老秦啊,你安排一下,上点夜宵点心,我们边吃边谈。”

    “是。”秦文旭点头。

    两分钟后,军部总政首长食堂的工作人员,推着餐车进屋,给众人端了汤,还分发了一点小点心。

    沈万洲体态松弛地喝了口汤,笑着点头:“味道还不错。”

    冯成章插着手,一动不动,从始至终也没怎么拿正眼看过沈万洲,而詹正冲更是流出了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打着哈欠。

    “说两句哈。”沈万洲暖完场后,扭头扫视着众人说道:“大家伙应该都已经听说了,今日在铜川镇,我们一战区的卢系兵团,和川府系的东北战区指挥部,发生了一点军事上的矛盾。”

    众人听到这话,知道正题来了,全都看向了沈万洲。

    “矛盾起因是因为我方卢系兵团和川府系,都想收编一只安保武装,但在这只部队的归属问题上,双方发生了分歧。”沈万洲擦了擦嘴角,侃侃而谈:“我们大区安全局的同志,以及军部总政,军事涉外办公室的王韬主任,第一时间,就和对方展开了积极的沟通。但川府系的部队,却在谈判的时候,突然进攻鸿飞安保公司,并且对其进行了武装缴械,击毙了多名公司高管。”

    众人沉默。

    “沈司令,我说两句。”沙中伟插了一句。

    沈万洲点了点头。

    “我认为啊,这个事情的性质原本并不复杂,无非就是双方在抢着吸纳兵源而已。”沙中伟皱眉说道:“但川府在我大区部门介入调停后,依旧选择在谈判期间开火,那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军事挑衅啊。”

    卢柏林听到这话,没有吭声。

    沙中伟继续说道:“自川府与八区顾系形成军事同盟后,其双方就一直有意无意的在对我九区进行军事霸凌,和军事欺压……而盐岛之战结束后,这种无形的军事霸凌,比以前表现得更为严重。比如历战的东北战区指挥部,就经常在我军势力范围内进行各种军事调动……而现如今,在兵源吸纳的问题上,他们表现出的态度也不是友好的。说白了,你双方还正在谈判呢,历战就暗中调动部队进入铜川镇开火,这是不是对我方存在着,不加掩藏的军事蔑视呢?”

    话音落,室内不少人都点了点头。

    卢柏林皱了皱眉头,话语简短地说道:“川府系依靠着八区的支持,做事儿确实越来越过了。”

    沈万洲斟酌半晌,扭头客气地询问道:“冯老,你怎么看这个事?”

    话音落,众人全部看向了,近几日也与川府发生了矛盾的冯系成员那侧。

    ……

    八区燕北,孟玺离开机场,坐在军车上,看着街道上熟悉的景色,一时间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