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三七章 事件发酵,大区部门介入

字数:4522   加入书签

A+A-

    零点书院(0dkk.com)为您提供最新最好看的小说作品

    历战与和何大川结束通话后,第一时间喊来了传令军官,话语简洁地命令道:“电令186旅旅部,让他们调动两个团,协助何大川的独立团,缴械铜川叛军。”

    “是。”传令军官敬礼后离去。

    此刻,历战根本没拿这次冲突当成一回事儿,这倒不是他蔑视卢系,而是他觉得对方不可能因为一个营的收编问题,就选择跟川府开火。因为现在九区内部一片混乱,卢系要这么干,会显得有点幼稚。

    但对于历战来讲,川府现在非常稳定,并且他的东北战区指挥部,前段时间也没有参与老三角的会战,目前兵精粮足,士气旺盛,所以,现在不管九区哪一家军政势力找茬,川府都不虚对方。

    命令下达完后,历战就继续忙着自己手头的事儿。

    ……

    凌晨,四点多钟。

    九区,奉北市,军部总政司令部的首长别苑门前,一台汽车缓缓停滞,沈飞穿着军装走了下来。

    “你们等着就行。”沈飞冲着随行人员吩咐了一句,迈步就走进了别苑内。

    十分钟后,沈万洲穿着睡衣,在书房内见到了侄子,而沈飞则是把铜川镇的军事冲突,很简短地叙述了一遍。

    沈万洲听完后,插手说道:“你跑一趟安全局,找一下老于,让他联系卢系。”

    “您的意思是,咱们安全局要替卢系出头吗?”沈飞问。

    “不,以军部总政的名义下令,让安全局去办这个事儿。”沈万洲话语平淡地回道。

    沈飞停顿一下:“我觉得即使咱们出面,川府那边可能……也不会退让。”

    “他们退不退让不重要,重要的是,卢系面对上川府,军部总政就必须要替他出头。”沈万洲话语简洁地回道:“事情的结果不重要,但动静要搞大一点,给足卢系面子。”

    “司令,卢系会不会去找二战区的人,来解决这个矛盾?”沈飞皱眉问道。

    “一定不会。”沈万洲摇头:“卢柏森都不会给老周打电话。”

    沈飞点了点头:“好的,司令,我清楚了。”

    “嗯。”沈万洲点头。

    沈飞起身,迈步就向室外走去,沈万洲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喊了一声:“小飞!”

    沈飞回头:“怎么了,司令?”

    “在家里,不要叫我司令,听着别扭。”沈万洲淡淡地说道。

    沈飞怔了一下:“我知道了,大爷。”

    “呵呵,你去吧。”沈万洲笑着摆手。

    ……

    凌晨五点半左右。

    何大川的独立团,与东北战区阮家部队的下属两个团,已经在火速赶往铜川了,并且为了防止鸿飞安保公司的人撤逃,还派出了直升机编队,随时准备拦截。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九区卢系部队的一个团,也已经赶向铜川方向,并且藏原地区的沙轩部队,也出动了两个团,向事发中心靠拢。

    这个动作很快就被川府东北战区指挥部给捕捉到了,负责境外情报收集的军官,第一时间找到了历战,而这时后者已经睡觉了。

    寝室内,历战听完军官的叙述,目光有点迷茫:“就这么点破事儿,还值得让沈系都调动部队吗?

    “是啊,我也很奇怪啊。”军情人员点头回道:“沙轩的部队应该是突然接到的命令,驻扎在藏原边缘的两个团,集结了好一会,才把部队开出来。”

    “啥意思啊,吓唬我啊?”历战皱眉嘀咕了一句,掀开被子就下了床,准备去作战室。

    “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历战喊了一声。

    门开,指挥部留守的值班军官进屋,敬礼后喊道:“报告总指挥,九区军部总政的涉外办公室来电。”

    历战眨了眨眼睛:“他们要干什么啊?”

    “他们没说,只说要和您亲自通话。”

    “去看看。”历战回了一句,迈步就走出了室内。

    五分钟后,历战在指挥部大厅接起了电话:“喂,我是川府历战!”

    “历指挥,我是九区军部总政涉外办公室的主任,我叫王韬。”

    “啊,你好,你说。”历战回。

    “关于铜川镇,贵军和我方一战区部队的摩擦问题,我希望可以和平解决。”王韬非常官方地说道:“我们可以面谈一下吗?”

    历战皱了皱眉头:“面谈,去哪儿谈?”

    “就在铜川镇吧。”王韬停顿一下说道:“我和安全局的工作人员,大概上午十点就可以抵达铜川。”

    “行,那就十点吧。”历战回。

    “好,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历战背手在屋内走了一圈,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嘀咕着骂道:“就特么这点事儿,怎么连军事涉外部门,和安全局都整出来了?”

    ……

    八区,燕北。

    晚上彻底喝懵逼了的秦禹,此刻正在呼呼大睡。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林念蕾迷迷糊糊地推了推秦禹的胳膊:“电话。”

    秦禹揉了揉眼睛,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喂?”

    “是我,有点事儿……。”历战在电话内,把事情经过跟秦禹说了一遍。

    秦禹强忍着困意,掀开被子,走出卧室问道:“是九区军部总政部门,打来的电话,是吗?”

    “对。”历战点头应道:“我有点想不明白,就这点破事儿,还至于牵扯出大区部门协调吗?难道是沈系为了拉拢卢系,故意表现出这个态度的?”

    秦禹思考半晌,眉头紧皱地回道:“你答应他们去铜川了?”

    “是。”历战点头。

    “妈的,不会是沈系在设套吧?”秦禹嘀咕了一句。

    “设什么套?”历战反问。

    “拿我们当突破口,释放九区内部压力呗。”秦禹轻声说道:“卢系在前几年,跟沈系相处的并不愉快,反而跟二战区走得有点近。那沈万洲在这件小事儿上,表现的这么积极,一方面可能是想缓和和卢系的关系,另外一方面,也是想激我们在这件事儿上动武。你要强行处理了那个什么鸿飞安保公司,就彻底和卢系交恶了,而这正好遂了沈万洲的意。他可以借着我们的手,卖卢系的好,更可以把我们树立成,九区各方军政势力的共同假想敌。”

    “有道理。”历战点头。

    “你可以去,但不要让沈系把咱当枪使。”秦禹皱眉说道:“酌情处理。”

    “好,我明白了。”

    二人结束通话,秦禹立马去旁边别苑找了吴迪,面对面地问他,铜川镇发生军事冲突后,卢系有没有联系过他,让他在中间调和。

    吴迪回答没有,而这让秦禹更加疑惑。卢嘉明明之前和吴迪走得很近,那他们要想解决问题,肯定会找熟悉的人在中间调和啊!

    但对方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难道真想跟川府碰一碰?但……这图啥呢?